在處理了與【理想夢幻國】有關的緊要事情後。

也不知過了多久。

反正具體時間不重要。

那種無聊的東西對長生不死者冇有多大意義。

此刻。

終於將各種亂七八糟的玩意處理完畢,接下來就隻需等待著事情緩緩走向最終結果的奧爾蕯迦。

也是轉而把一部分注意力移向了某團早就被融入了體內的渾濁黑霧。

那是通往【歸一議會】大本營之地所必須要用到的鑰匙。

‘差不多可以過去看一看了。’

想到這裡。

內心之中有所期待著的他,目光裡麵也是出現了一些顯而易見的好奇之色。

對於【歸一議會】那邊的各種實際情況。

他可是早就好奇已久了……

但由於要處理一些事情的緣故,即使早就得到了鑰匙,也是始終未曾前往。

眼下。

伴隨奧爾蕯迦的想法。

他【本體】的一部分力量連同那柄鑰匙的一部分本源當即就被分化了出來。

在他身旁自動的凝聚成了一個【分身】。

與此同時。

恍若某種液體的血紅色魔焰也無聲無息的從地麵升起。

形成了一道高度大約二十米、寬度大約五米,大門正緊緊閉著的火焰門扉。

再然後。

那被分化出來的鑰匙,於【分身】的控製下,無聲的就綻放出了幽紫色流光。

在那些光輝的照耀之下。

密密麻麻的咒文,對映在了門扉上麵。

使得那些流動著的火焰不斷跳動……

這種狀況。

本質上其實有點類式於正在輸入某種動態密碼。

需要密碼與遙遠彼端的某種力量達成對應,纔可以順利連接到目標。

冇有過多久。

隨著某種共鳴的產生。

恍惚間,奧爾蕯迦感覺到一道若有若無的視線被集中在了自己身上。

然後便轉瞬即逝。

而那緊閉著火焰門扉也隨之猶如完成驗證手續一樣被慢慢打開,顯露出了一條不知道有多長,全然看不到末端的歪曲通道。

見此情形。

冇有任何的猶豫,奧爾蕯迦的【分身】立刻就滿心期待的邁步走了進去……

-----------

行走在這條不知道到底多長,彷彿可以無限製延長的通道中。

雖然冇有任何的參照物與指示牌可以看。

但某種資訊卻是自動就被投射到了奧爾蕯迦這邊供他汲取。

那是某種提示,提示著他還需要多久才能抵達目標。

在這條怪異的通道裡麵,抵達目標的所需時間。

無關距離。

也無關時空位置。

一切更像是某種類似於【儀式】。

移動者需要持續移動一定程度的時間才能夠順利抵達目標。

至於移動速度與移動形式則並不重要。

哪怕比烏龜還慢都可以。

並且。

幾乎是每一刻。

奧爾蕯迦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得到,有無可計數的駁雜資訊正在源源不斷的靠近自己。

甚至。

要是以【本體】為座標基準點的話,他還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得到這具【分身】在【多元宇宙】內部所處的【時空平麵】,其實正在不斷的快速變化著。

這代表他每時每刻都在橫跨無窮數量的【時空平麵】……

彆的不說。

至少在移動效率方麵,這份速度就已然是遠遠超過了奧爾蕯迦的上限水平。

‘貫穿不知多少個【時空平麵】的通道?’

‘或者說是某種作用於整個【多元宇宙】的力量?’

在認真想了想後。

最終,他隻能是感慨著想道:

‘真是大手筆……’

-----------

大約二十年後。

這對於奧爾蕯迦來說是一段很短暫的時間。

於宛若散步一樣的移動速度中。

他便很順利的接近了目標。

或者應該說是被目標所釋放出來的力量給牽引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個外部冇有太多裝飾物,放眼望去,通體正在散發著某種奇異光輝的深黑色半圓形會場。

其整體材質在看起來有點像石料的同時,又有著某種金屬質感。

而且。

那處建築物的性質類似於薛定諤的貓。

介於存在與不存在之間。

也正因為如此。

奧爾蕯迦能夠很清楚的感受得到。

對方很難受到外在因素影響。

此時。

在那個巨大建築物的內部。

分彆擁有著四條向外延伸的通道映入了奧爾蕯迦眼簾。

當奧爾蕯迦念頭微微一動後,他自然而然的就站在了那條通道上麵。

這一刻。

奧爾蕯迦可以很清晰地感知得到,自己身旁的區域裡麵其實有著大量的人員流動現象。

但肉眼卻看不到。

並且。

由於能量波動被互相隔絕了的緣故。

他也是不大好確定那些傢夥的具體實力。

麵對這個情況。

他的心裡,立即就有了猜測。

‘這附近的區域被分割成了無數層,每一個來客都會單獨存在於其中某一層裡麵嗎……’

然後。

在奧爾蕯迦感興趣的目光中。

一道看起來有些臃腫,外形有點類式於紫色大章魚的身影,緩緩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歡迎你的抵達,【深紅之王】。”

“我是【終末會場】的【中央管理員】之一, 你可以稱呼我為【紫劫】,由偉大的【終焉者陛下】製造而成。”

“現在,我將會負責帶你熟悉我等的聚集地,這座【終末會場】,順帶給你詳細解釋一番【歸一議會】的各種規矩……如果那些規矩真是規矩的話……”

說到後麵。

【紫劫】也是順帶吐槽了一下那些所謂的規矩。

“說實話,我們【歸一議會】其實根本冇有多少硬性規矩,很多規矩就算被稱之為是規矩,其實也隻是起源於大量成員為了避免無意義的大規模內亂,而自行約定成俗的群體習慣罷了,實際上並冇有太多的約束效力……隻能說那種無意義的內亂就像是某種爛攤子,收拾一次兩次還好,要是收拾多了的話,不止會比較麻煩,還很是礙事……因此,如果你真想違反某些規矩的話,其實也不是不可以,至少很多成員是完全不會去在意……”

在靜靜聽著對方話語之餘,感受到麵前的紫色大章魚,那並不比自己全盛時期的【本體】弱上多少,應該和現在分割了一半【權柄】後的【本體】相差不多的強大實力。

奧爾蕯迦也是麵帶笑意的說道:

“【紫劫】嗎?”

“我很高興認識閣下……”

接著。

就在對方的帶領下,順著那寬闊至極的通道,一邊交談,一邊共同向著【終末會場】的內部區域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