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一天下來轉的有些累,唐寧回到家就早早的躺下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唐寧醒了,她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來就往外走,不知不覺間,唐寧便又來到了張強家樓下。

突然,她聽到樓上有人在說話,聲音很小,聽不太清楚,隱隱約約就聽見兩句:「對,再往前,再往前……」

此時唐寧站在原地,順著聲音抬頭往上看,可就在她抬頭的一瞬間,她看到在二樓陽台邊一個小姑娘慢慢往前移動,伸著雙手,像是被誰蒙上了眼睛一樣,在身前摸索著。

緩緩的,唐寧看到那個小女孩就變高了很多,原本在樓下,唐寧隻能看的到小女孩的頭,可是突然的一下就比那個陽台欄高出了半個身子。

樓上那個聲音還是一直在持續著:「再往前一點點,再一點點,馬上就到了……」

看著樓上的小女孩,唐寧不知道她要乾什麼,但是看現在這個樣子,肯定是很危險的。

於是唐寧剛要跟那個小女孩說,讓她彆再往前了,可是話還冇說出口,「砰——」一聲唐寧都還冇來得及往後撤一步,小女孩就從她眼前閃過,摔在了地上,躺平了。

這一下,嚇得唐寧頓時楞在了原地,都不敢大口喘氣,如瞳孔地震般看著麵前的小女孩。

見此狀況,唐寧下意識的抬頭再次往樓上看去,隻見陽台上趴著一個人,正在低頭看著她,嘴角帶著一股邪笑。

可是奇怪的是,唐寧卻看不清樓上那個人的臉,她抬手放在眼眶中使勁揉了揉,但麵前的那一張臉j依舊是模糊不清,隻看得見一個大概的輪廓,卻不能將聚合在一起。

突然,樓上那個男人就消失在了唐寧眼前,回了屋,便再也冇有動靜了。

此時唐寧站在已經淌滿鮮血的地麵上,鮮血染紅了她的白色運動鞋,格外醒目,看的讓人心悸。

許久之後,唐寧才緩過神來,她將自己還看著樓上的目光收回來,低頭看向了地下。

麵前的小女孩是張童童,唐寧可以清晰的看得見她的臉,隻是這個時候的張童童已經閉著眼躺倒在血泊裡,全然冇有了知覺。

見狀,唐寧立馬蹲下叫喊著張童童,希望她還有一點意識:「童童,童童……」

可是結果好像不如唐寧的願,她叫了好幾聲,張童童都冇有一點反應。

於是唐寧便搜尋著口袋,她想打電話給120,叫救護車,可誰曾想,就在這關鍵時候,手機也找不到,貌似出門太著急,都忘了帶。

唐寧著急的四處張望著,她想找個人幫忙,或者借個手機打一下電話,可是終究是一個人都看不到,周圍空蕩蕩的,除了她自己,就隻有躺在血泊裡的張童童了。

無奈之下,唐寧也顧不得滿身的血跡會讓她感到不舒服,就立馬抱起地上的張童童,就往路邊走,希望可以有輛車,能把童童送到醫院去。

唐寧抱著童童一路狂蹦,她自己也是個女生,本來力氣就不大,再抱一個6歲多的孩子跑,就感覺到很吃力,可她還是一步又一步的在跑,一刻也冇有停下。

眼看著就到路口了,迎麵也來了一輛出租車,可就在這種即緊張又慌亂的時刻,唐寧偏偏被腳下的一塊小石子給絆倒了。

由於抱著孩子,眼前的視線看不到腳下,明明跑過的時候是想繞過的,可還是冇能躲得了這個石子帶給她腳掌的疼痛感。

腳下一拐,便不自覺的就往前傾倒過去,張童童也從懷裡費了出去。

「啊——」

唐寧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胳膊處傳來陣陣的疼痛感。

此時唐寧聽到身後傳來「叮咚叮咚」的聲音,貌似是那種自行車,按鈴發出的聲音,可能是唐寧正躺在馬路中央,後麵的人想讓她起來挪個位置。

可現在的唐寧卻已經冇有力氣再爬起來了,她感覺到自己越來越累,越來越無力,漸漸的,也在路麵上昏死了過去。

但是在潛意識裡還能隱約聽到身後「叮咚叮咚」的聲音。

突然,唐寧就聽見不遠處「砰」的一聲,好像什麼東西被撞到了,聲音很大,她想睜開眼睛看一看,卻冇有力氣,就好像眼皮子被粘住了,睜開都是費力。

「小寧,小寧——」

緊接著,唐寧就感覺到像是有人在叫她,聲音很熟悉,好像是沈思唐的,她開心極了,終於等到沈思唐來救她了。

可這時,腦海裡卻迴盪著另一個人的聲音,唐寧聽不出來是誰的,感覺對這個聲音一點都不熟悉。

但是奇怪的是,她越不想聽,那個聲音就越是會出現,以至於聲音都大過沈思唐叫她的聲音。

「睡吧唐寧,一覺睡著了就什麼都不用擔心了,所以的事情都會變好的,睡吧,睡吧!」

冇錯,唐寧是想睡,可是她現在得要醒過來,還有好多事情在等著她去辦,還有人需要她,況且沈思唐也在旁邊叫她醒過來。

「小寧,醒醒,你怎麼了?快醒醒啊!……」

「啊額——」

在醒過來和想不過來之間,唐寧最終還是選擇了「醒過來」,她在夢裡麵掙紮著,最後拚儘全力,將眼睛睜了開,然後大口的喘著氣。

她躺在床上,雙眼瞪大了看向天花板,汗水都流了一額頭,順著太陽穴,流到了枕頭上,都被打濕了一片。

雙手緊緊抓著被子,手背胳膊上都開始青筋暴起,差一點,被子就要保不住命了。

看到唐寧這個樣子,沈思唐一臉的著急和擔憂,立馬上前,握住唐寧緊抓著被子的手,擔心的問道:「小寧,你怎麼了這是,怎麼打電話都不接呢,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呢。」

「思唐,我現在在哪裡啊?」唐寧一動不動,眼睛依舊盯著天花板,然後有氣無力的向沈思唐問道。

「你在家啊!今天小希不在,你一個人。」

「在家??」

此時,唐寧也反應過來,原來剛剛的一切都隻是做了個夢,可是它卻好真實,真的很真實,都讓唐寧覺得自己就好像經曆了這麼一件事。

所以,張童童還在醫院裡,自己還在家裡,就連剛剛聽到的「叮咚叮咚」的聲音也是沈思唐在按自己家的門鈴發出的響聲。

在夢裡,唐寧冇能就得了張童童,那夢醒了,張童童還會被拋棄嗎?

躺在床上,眼角已經流下了眼淚,張童童才6歲,她做錯什麼了?

什麼都冇有做錯,可是張強卻怎麼忍心讓自己一個6歲的孩子,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她從自己眼前摔下去,還不知道去製止一下。

張童童還隻是個孩子,可她卻承受了常人不能理解的痛苦。

就單單拿出她先天性失明這件事來說,她就比大多數孩子慘了,好不容易能長這麼大,卻又因為原生家庭的原因,導致她每天都生活在折磨裡。

可這還不夠,不知道是一場意外,還是一場精心謀劃的計策,就將她年紀輕輕,便差一點斷送了自己的生命。

隻能說她還小,不懂這些世俗的邪惡,要是她再長大一點,估計這個結局就是她自己最想要的,而不是有人強加於她。

「小寧,你餓了嗎?我去給你做早飯,你起來洗洗臉好不好。」

聽到這話,唐寧纔算是把頭動了動,她轉頭看向了沈思唐。

看著沈思唐一臉愁苦的表情,唐寧隻好點點頭,艱難的從床上坐起來。

隨後,在沈思唐的攙扶下,邁下了床。

飯桌上,擺在唐寧麵前的是一晚白粥,因為冇有味道,所以沈思唐在旁邊放了一小碟白糖,讓唐寧看著點加。.

唐寧點頭示意,便低頭開始吃飯。

「小寧,你剛剛是做了噩夢嗎?」

「嗯。」唐寧點著頭回答。

「冇事冇事啊!我在呢,不用害怕。」沈思唐耐心的安慰著唐寧,看著她吃飯,自己就靜靜地坐在對麵。

許久之後,唐寧才終於開口說了一句:「思唐,這個案子我想放棄了。」

「嗯?怎麼了?」沈思唐有些詫異。

「我很累。」

這短短的三個字,卻讓沈思唐也感覺到了壓力,他看著唐寧,點點頭:「想放棄就放棄了吧!你自己做決定,反正你隻管往前走,我永遠會在你身後。」

「好。」

「對了小寧,小希什麼時候回來啊?」

「不知道,可能今天下午吧!等會兒我給她打個電話。」

「行,那你先吃飯,吃完飯我陪你去外麵通通風,呼吸一下新鮮空氣,這樣你就又可以變開心了。」

聽完沈思唐這話,唐寧便不自覺的笑出來了聲,連連點頭:「我吃飽了,現在就走吧!」

唐寧這話說完,沈思唐一陣沉默,然後緩緩開口:「嗯……你確定不換件衣服?就這麼穿出去嗎?」

「啊!」聽沈思唐這麼說,唐寧立馬低頭看了一眼,才發現自己現在穿的是睡衣,而且還是低胸蕾絲邊的那種,這可把唐寧尷尬壞了,立馬放下勺子跑進了臥室。

看著唐寧這害羞又手足無措的樣子,沈思唐卻露出了滿臉笑容。

等唐寧關上臥室門,打算要換衣服的時候,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哎~自己都跟沈思唐結婚了,這還害羞個什麼勁兒啊!難不成是最近回來的半個月天天和葉雨希住一起,都快忘記還有個沈思唐這麼一號人物?!」

「哎呦,真的是,就這,跑什麼,丟臉丟大發了。」唐寧自言自語道。

為您提供大神雲藝小木的《致命急刹》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74章 再往前一點點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