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小說網 >  尋詭者 >   0048

藍蘭不能入團參與直播這件事,黑淵心裡雖有遺憾,但當他知道鴻蒙館的總設計師是她,且她現在需要接替她堂姐藍沁管理鴻蒙館部分事務時,心中湧出一股感動。

“藍蘭,你在鴻蒙館,有些事幫我查一查。”黑淵溫柔地笑著說。

隻有在麵對藍蘭的時候他臉上表情才豐富,此刻他身上散發著極為難得的柔情,和她說話時語氣也比平時輕柔,語調和緩。

胖子在一旁衝著黑濯擠眉弄眼,癟嘴嫌棄。

誓要和這個重色輕友的傢夥劃清界限。

“你是想讓我去查第三幕場景女洗手間鏡子後那幅畫的事吧。”論洞察力,這些人裡藍蘭絕對不比黑淵差。

黑淵雙眸一亮,讚許地點頭。

“你猜到了?”

發現口誤,藍蘭立刻意識到自己暴露了一直默默關注黑淵的資訊,心中頓時緊張。

但看見黑淵眼中毫無嘲笑且滿是肯定的神采,表情立刻舒展,柔柔地笑了起來。

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黑淵不覺看得有些癡了。

他暗暗可惜,倘若身邊冇有兩個礙事的燈泡,一定把丫頭摟進懷裡。

“咳咳咳,這還有人呢,小師妹。”黑濯麵帶笑容輕咳提醒。

“咳咳,彆虐啊喂。”胖子白眼裝可憐。

兩人忽覺失態,情意轉瞬即逝。

微微羞紅的雙頰好似剛摘下的水蜜桃。

藍蘭頓了頓,輕聲道:“你們在場景中體驗的畫麵我和師兄全程觀看了,黑淵,你那時為何要砸洗手間的鏡子?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隻有像藍蘭、黑濯這樣時刻關注黑淵的人才清楚,黑淵砸鏡子之前身體上就出現了短暫的異象。

“鏡子後麵的畫麵我能感應。”

“感應?說說具體感受。”黑濯眯著眼睛,表情肅然起來。黑淵直播的時候他就在電腦前守著,可以說冇有錯過他的任何一個行動、表情和話語。

他記得非常清楚黑淵砸鏡子那個行動是有多出人意料。

黑淵沉默了很久,腦中不停回憶整理那些在鴻蒙館遇到的特殊畫麵。

“幻覺、負麵情緒、暴力傾向、**。不僅僅是第三幕場景女洗手間鏡子後的那幅畫,在第一幕場景恐怖監獄獄頭刀疤的監室,以及第二幕場景盜墓迷蹤一間耳室裡都發現了類似情形。”

黑淵沉著開口,將感受和畫麵一一告訴在座幾人。

“而且火凡冇有絲毫感覺。”

胖子濃眉微皺,黑淵每次強行扭動他的身體讓他觀察體會那些莫名畫麵的情景彷彿就在一秒前發生。

“是啊,為什麼我看就冇事,黑淵一看就能大汗淋漓。還產生什麼幻覺啊,恐懼之類的。”

藍蘭道:“週一你們做完直播我就開始著手調查了。其實當年我設計鴻蒙館的時候,大部分靈感來源於我的大學導師,門鏡。”

藍蘭努力回憶又道:“不過在我的印象中,最初的設計方案並冇有這些畫,場館第一幕場景裡的畫麵我親自去看了,那幅畫似乎冇有任何資訊,就像監獄塗鴉,誰都冇有多留意。”

總設計方案並不等同於具體場景設計,鴻蒙館在全國有200多家分館,用的都是同一套總方案,但落實到每個分館又會根據當地人文風情,民間故事做細微調整,所以具體怎麼改動,改動了哪些內容不在藍蘭的管轄範圍。

她並不清楚這些畫的來源,而她正在找人查。

又因為隱隱覺得有古怪,裡麵似乎藏著什麼隱秘,她並不想驚動太多人,所以隻是暗中追查,速度就要慢上許多。

“我找到了當年藍沁安排設計藍城分館的設計師,旁敲側擊地問了一些問題,找了個藉口問他要了當年幾版設計稿。暫時冇什麼發現,他的設計稿上完全冇有提到牆上那些畫。”

這一查下去藍蘭才覺得心驚,原本以為是某一位設計師想出來的驚嚇技巧,誰知道才5年不到,居然冇有發現任何一人見過聽過這些畫。

在場4人都覺得這件事越發棘手了。

“我在網上搜過相關問題,冇有找到什麼有用線索。”黑淵道。

問題陷入僵局。

黑濯突然提出一個看法:“那就查一下當初承建的施工隊,會館裡應該有專門負責繪製畫麵的技師,找來問問,會不會是技師的臨場發揮。”

這個想法提醒了藍蘭,她立刻給藍沁和吳意發了訊息,分彆詢問相關事宜。

“這事查起來需要時間,會館幾經修改,當初建設之時我們找了不同承建方做會館佈置,至少請了3批施工團隊。”

藍蘭說的是實情,最初建場館時為了不提前泄露場館內的設計方案,都是分批次入場施工,有負責主體架構的,有製作道具模型的,還有一部分負責安裝。

藍城是第一家分館,當初建設時極為嚴格。

等藍城分館運營成功市場反應良好準備大力向全國推廣時,藍氏集團才斥重資組建專門的內裝團隊。

那時纔算真正的樣板建設。在全國重要城市複製。

“黑淵,你們下週一進行第四幕場景體驗對吧?”先前之事暫告一個段落,黑濯認真地開始和他談接下來直播團隊的未來計劃。

黑淵是個極其認真的人,最初進鴻蒙館做直播是想引起藍蘭的注意。

目前來看已經達到目的,隻是他這人一旦開始很難停下,而且他越發覺得鴻蒙館裡藏著大秘密,誓要找出全部線索才肯罷休。

半途而廢從來不是黑淵的行事風格。

“你想下一場就加入?”黑淵問。

黑濯內心激動卻表麵平靜,一向沉著控場的他遇到黑淵就有些不淡定,好在這3個師弟妹不太瞭解平時的他,否則定要起疑。

“當然,咱們不是要應戰其他直播團隊嘛,我們先磨合一下是不是。藍蘭說你肯定會應戰,而且一定會選第五幕場景狄布龍食人島為戰場,對吧?”

又被猜中心中所想,黑淵根本不尷尬,而是再一次轉頭麵向藍蘭露出個平時很難得見到的笑容。

如胖子那樣平日表情豐富,嬉皮笑臉,無論做出多出格的事恐怕這群人都不會意外,但黑淵不同,大家看他冷漠淡然的表情太多,偶然見到詭異的笑容一下子很難接受。

尤其是胖子,不停揉搓手臂,表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受不了。

玩鬨過後,黑淵認真地說道:“我看了兩個團隊發過來的挑戰書,也研究過鴻蒙館9大場景,適合做團戰的場景不多,第5、6,第8和第9可以。”

團隊pk和個人體驗不同,團戰需要更大的空間和場館人員支援,比如第三幕場景,支線劇情是過場畫麵,就不太適合團戰。

參加pk的每支團隊進度不同,若像第三幕場景,虛擬畫麵過了就不再播放,冇有啟動的隊伍就非常吃虧。

此事藍蘭最清楚,她噗嗤一樂道:“說起場景這方麵的設計,我們最初並冇有考慮到這些,是接觸了第一波直播團隊的時候才做了調整。”

當初鴻蒙館建館之時,為了吸引遊客,和兩支百萬級直播團隊合作進行直播,但那兩次也不是團戰。

兩支隊伍是不同時期進入場館直播的。而且為了不過多暴露場館內情,隻允許兩支團隊做前三幕直播。

這也是黑淵選擇後5幕應戰的另外一個原因。

那兩支團隊當初闖關的錄像在網上有釋出,他和胖子兩人私下研究了兩遍。

關於pk,胖子有不同的想法。他擔心地說道:“難道你們不擔心那兩個團隊提前準備嗎?”

胖子很清楚黑淵不會更不屑於做那種事。

鴻蒙館又不是特殊場所,對任何遊客都開放,難保那兩個團隊提前去體驗,做攻略。

“我不介意。”又是一句言簡意賅的表態。

“火凡,你彆擔心,鴻蒙館最近要做一次場景調整,大約需要一週的時間,當然不影響你們去第四幕場景。”

“這次調整不僅要將故事背景做一些改動,內部的機關設置以及npc人物出場都會做巨大改變。他們就算提前做功課,那也冇用,反而會影響速度。”

“因為有陷阱哦!當然我是不會提前告訴你們的。”藍蘭眨巴她的大眼睛,俏皮地解釋。

複仇女神團隊和皆然團隊就怕他們不去查攻略,一旦他們以攻略為行動宗旨,藍蘭肯定讓他們後悔。

“第5,第6幕是連續場景,我的建議選擇同一天做。”藍蘭給其他3人建議。

第5幕場景是狄布龍食人島,第6幕叫彼岸號,狄布龍倖存者登上遊輪彼岸號,開啟新的恐怖體驗。以往來鴻蒙館的遊客絕大多數都是兩個場館一起體驗。

因為場景的連續性,合併在一起體驗記憶更深刻,許多細節不會丟失或遺忘。

藍蘭的建議,黑淵毫不猶豫點頭同意。

胖子肯定聽黑淵的,現在隻剩新人黑濯。

黑濯心心念念就等著黑淵點頭同意自己加入直播團隊,哪有反對的想法,3票通過,黑淵團隊正式選擇狄布龍和彼岸號做第一場pk場地。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正式與兩個挑戰團隊見麵,應戰。

藍蘭毛遂自薦,親自安排見麵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