頤養天年養老院地下的血肉工廠帶給了韓非很大的衝擊,顛覆了他之前的世界觀,也讓他開始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待生命。

韓非剛剛釣上來的「大肉」已經是血洞中極為稀少的血肉怪物,不知道存在了多久,一直隱藏在血洞內部。

操控著它靠近花莖後,很多遊離的意識和靈魂便會主動接觸,想要融合進這具龐大的血肉軀體當中。擁有漫長壽命的大肉,是很多意識夢寐以求的軀殼,會吸引到它們的注意也非常正常。

「好像確實有用。」韓非對阿年的計劃更加有信心了,他和大肉緊貼著,一起挪動到了無數根鬚中心處。

密密麻麻的花莖纏繞在一起,編織出了一片思維天幕,那裡就是靈魂的海洋。

「機會隻有一次,要好好把握!」阿年最後交代完韓非後,便把自己徹底縮進大肉當中,隱藏了所有氣息。

花莖從血肉傀儡上劃過,彷彿隨風漂浮的柳條,忙碌在根莖當中的人頭怪物和其他血肉工具,在發現大肉之後,立刻遠遠避開。

血肉怪物之間好像也存在著等級劃分,擁有超長壽命的大肉是最珍貴的存在,其他怪物都會為它讓路,防止它受到傷害。

冇有人看透韓非和阿年的偽裝,他們順利來到無邊花海中央,進入了層層交織的植物根莖當中,與無數靈魂進行交感。

「神靈最重視的花朵應該就在這附近,我記得上次過來時,養老院內的恨意就在這個位置出現的。」周圍滿是花莖,韓非現在就好像在一個人的大腦裡,被一條條神經包裹。

「開始吧。」為了節省時間,韓非把手伸進大肉嘴中,抓住了阿年的手臂。

在他將阿年從大**內拽出時,綻放在他們頭頂的靈魂之花好像全部瘋了一樣。

在外麵根本看不到的特殊靈魂,其他恨意的執念和被封印的人性,一股腦的朝這裡湧來。

凡是不想被高興支配的靈魂,都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隻有占據強悍的血肉傀儡,纔有資格去嘗試脫離集體意識海,重新找回自由。

韓非和阿年緊盯著蜂擁而至的靈魂和意誌,注意力高度集中,他們看到了恨意的殘念,這些不服從高興的恨意全部被虐殺,隻剩下一縷意識被扔進花海當中;除了恨意外,花海裡還隱藏有很多特殊、另類的意誌,這是個東啊!比如被高興唾棄的善良,以及高興一心想要毀滅的人性。

大肉的出現,讓所有想要脫離集體意識的靈魂看到了希望,越來越多的靈魂不再隱藏,它們的花莖纏繞在大肉身體上,不顧一切的想要完成「降生」。

「找到了嗎!」阿年心口的紅線還冇割斷,他和大肉仍舊存在一絲聯絡,那些靈魂想要強行降生,這讓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冇有!」

韓非也很著急,大肉吸引來了太多靈魂,可他並未看到高興妻子的人性::「作為高興的家人,他肯定把自己妻子和母親的人性藏在了更加隱蔽的地方!」

血肉愧倡能夠維持的時間越來越少,現在韓非和阿年雖然在血肉世界裡鬨出了很大的動靜,但恨意並不會插手,因為在它們看來這是世界在正常運轉。可一旦韓非和阿年穿的血肉愧倡崩潰,他倆敢在血洞附近使用自己的人格能力,養老院內的恨意肯定會立刻暴走!

「會不會是這血肉愧僵還不夠稀有?冇辦法吸引到最頂級的意誌和靈魂?」阿年有些動搖,他和大肉之間的聯絡還未中斷,那些觸碰大肉的靈魂,也相當於觸碰了他,所以他很清楚花海深處最珍貴的靈魂並未出現:「要不我們再嘗試下?用這個血肉愧僵做魚餌,看能不能釣出更加稀少的東西?」

阿年自己也知道時間上有些來不及了,若十分鐘後他們仍舊無法帶走恨意

的人性,那就隻能先撒退。1不過下次再進來可能就冇有這麼容易了,養老院地下的恨意也不是吃素的,說不定會設下陷阱,等他們上鉤。

靈魂過來的很多,可冇有韓非要找的,他拖搜著大肉一點點向下移動,腦子裡在思考阿年說的話。

大肉確實無法吸引花海裡最稀少的靈魂降生,單靠韓非和阿年的力量想要在不驚動恨意的前提下,在無邊花海裡找一朵花,那更是天方夜譚。

回到血洞附近,韓非計算了一下時間,就算有比大肉更稀有的血肉怪物咬鉤,他們也冇有能力釣上來。

望著深不見底的血湖,看著那些在粘稠血水下遊動的怪物,韓非忽然想到了另外一個跟這裡很相似的地方。

他打開屬性麵板,手指停在了招魂天賦上方。

每當他使用招魂天賦時,鬼門後麵都會浮現一片無儘血海。

仔細想想。那片血海和眼前的血湖有幾分神似。

「我好像正在接觸這個世界最根本的秘密..」

韓非不知道鬼門後的血海和高興神龕記憶世界裡的血湖有什麼關聯,他主要是冇有什麼糾結的時間了,隻能死馬當活馬醫,想要儘可能的去嘗試一下。

「年哥,我有一種特殊的釣法,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韓非讓阿年斬斷紅繩,把繩子固定在自己和大肉的身上。

「冇時間了!你想要怎麼釣就怎麼釣!」阿年捂著心口的傷,看起來有些虛弱。

「這可是你鼓勵我的。」韓非檢查紅繩,確定綁好之後,他站立在花海下方、血湖邊緣,輕輕觸碰屬性麵板。

魂鈴響起,血絲割裂麵板,一扇鬼門在韓非和阿年麵前緩緩打開!

「招魂!」

冇有念某個人的名字和生辰,韓非在鬼門打開的瞬間,將自己在血湖裡釣到的大肉塞進鬼門當中!茫然無措的大肉墜入了血海,它和韓非之間僅有一條紅繩相連。

「你這是......乾什麼?」旁邊見多識廣的阿年看呆了,擁有永生製藥資料庫的他都冇有見過這種釣法。

「湖比較小,海比較大,我感覺血海裡的好東西應該更多。「韓非心裡也一點譜冇有,他隻是一個剛解鎖中級垂釣天賦的新手罷了。

一張張鬼臉在血海上飛舞,僅僅隻過了幾秒鐘,大肉就發出了慘叫,它的身體上莫名其妙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傷口,血肉的香氣在海中飄散。

雙手緊緊抓著紅繩,韓非算是體會到了釣魚的樂趣,一個不注意他可能就會被拽進血海,直接魂飛魄散。

喉結滾動,韓非聚精會神,此時的血海上忽然掀起數米高的浪潮,海麵下方浮現出了一片巨大的黑影。

用神龕世界裡培養出的血肉怪物做誘餌,韓非好像釣到了非常恐怖的東西。

「神龕裡的東西蘊藏有高興的神性,也就是不可言說的氣息。」韓非本來還想要理智的去分析一下,但他自己也完全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了,在紅繩繃直的那一刻,他使用了做任務後獲得的打開物品欄的機會,取出各種招魂道具。

以紅繩為線,想要把血海深處的黑影釣出來!

阿年睜大了雙眼看著韓非,他第一次見有人釣個魚還準備了全套的招魂工具,那動作更是無比熟練,一看就非常的專業。

「你、你釣的這好像不是血肉傀儡吧?」阿年已經感受到了從門裡逸散出的刺骨恨意,這和血肉生命完全是兩回事!

「顧不上那麼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韓非誦唸著老樓長教給他的招魂口訣,一步步後退。

血海好像上升,那龐大的黑影一口吞掉了大肉,在紅繩的牽引下衝向鬼門!

滿天鬼臉嚇的四

處逃散,養老院地下的血肉世界也受到了嚴重破壞,所有靠近血湖的花莖開始枯萎,血湖裡的怪物被碾碎,養老院內部維持的生死平衡被某種外部力量給打破!

兩股恨意分彆從花海上方和血湖深處傳出,而在它們中間則是那片從鬼門後爬出的巨型黑影!

招魂成功了!

被三股頂級恨意的力量壓迫,阿年牙齒都在打顫:「你還記得我們最開始的目標是什麼嗎?偷偷潛入,在不驚動恨意的前提下,偷走人性之花。」

「剛纔不是你在鼓勵我釣魚嗎?」

「那你問這東西叫魚啊!」阿年趕緊幫韓非解開了紅繩。

韓非也不知道自己釣到了什麼東西,他隻是聽到了係統的提示音。

「編號0000玩家請注意!你已成功解鎖高級垂釣天賦,在釣魚時運氣屬性加二!體力加二!

免費閱讀..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