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恐懼卻是心頭難以擺脫的情緒。

似乎在倒影出現的一瞬間,猶如有一道鋒利的眼神猛然落在了孟凡的身上,恍然間,身旁的沙沙聲似乎更重了。

不對,肯定有什麼東西就在他們的身邊。

冷汗浸濕了全身,孟凡倒冇有失了冷靜,握著的雙手卻已然青筋暴出。

公交車依舊在緩緩地駛過,燈光越來越暗了,黑暗彷彿要將人扯進深淵裡,心頭的情緒越繃越緊,他隻能將目光時刻落在公交車的玻璃上,試圖找到那個深藏的身影。

可是,天太暗了,暗的隻能看到他自己的輪廓。

不行,他不能繼續就這麼下去,他要求救。

念頭猛地從心頭浮起,目光隨之偏移,可誰知當餘啟明與孫憶詩的身影同樣進入到視野之中時,他才發覺那二人竟是與他相同的狀態。

沙沙沙,聲音越來越重了,在向他們靠近。

終於,孟凡幾乎崩潰不住地要轉頭尋找那未知的恐怖身影,然而就在這時,一雙大手猛然抓在了他的胳膊上。

“彆動!”

餘啟明淡淡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隻是,崩潰的理智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地就平複下來。

餘啟明越是阻止,孟凡的動作也就越大,光線所在之處似乎成了唯一的救贖之路,他幾乎是遏製不住地想要回到公路上。

至少那些鬼魂都被關在公交車裡不是麼?

不過,餘啟明似乎早就想到了這一點。

孟凡的力氣很大,但就在他即將衝出去的那一刻,餘啟明竟是一把直接將他拉回到了樹林裡。

巨大的力量直接將孟凡拽至後方,甚至孟凡直接倒在了地上,恐懼瞬間充斥在腦海裡,可就在下一刻,孟凡卻傻了。

他快速地站起身子,卻在做出下一個動作之時才驚覺剛纔的危險預感竟然就這樣消失了?

幽靜的樹林裡異常的平靜,至於那些沙沙聲,它們就好像隻是風吹過樹梢摩擦著樹葉的聲響而已。

目光不斷向四周投射,整片樹林裡哪有什麼恐怖的東西。

是幻覺?還是什麼?孟凡不禁覺得有些可笑,剛剛自己怎麼就變得那麼衝動害怕!

他直起身子,再次看向了公路,由於視角的關係,他能看到的隻有微微的光線而已,其實就連餘啟明和孫憶詩都不再受到剛纔那般情緒的困擾。

“明......餘啟明,剛剛究竟是......”他不禁問道,然而還冇等話說完,餘啟明竟然猛地扭過頭,惡狠狠地向他比出一個噤聲的手勢。

餘啟明的表情把孟凡嚇了一跳,但很快,他就意識到公路上再次出現了其他的狀況。

身軀不斷向前移動,視角也跟著越來越寬闊,當公交車的全貌再次出現在視野之中時,孟凡才發現公交車的位置已經從他們的正前方過去,光線的角度使他們無法再看到鏡子裡自己的倒影,可誰知就在這個時候,孟凡卻被嚇得差點直接倒在地上。

玻璃依舊在反射著暗淡的光線,可這一次,當樹林其他的位置倒影在視野之中時,那驚悚的身影正完整地出現在視線裡。

目光在一瞬間交錯,當孟凡看到了它,它同樣發現了孟凡所在。

渾身的雞皮疙瘩皺起,然而這還隻是一部分。

有的窗子無法倒映出景象,於是,公交車內部的場景便一一被展示在眼前,公交車裡的人變了。

當目光看到了它,那些乘客便成了相同的模樣。

它們齊齊轉過頭,視線正落在樹林裡每一個人的身上。

“啊!”短暫又急促的尖叫聲劃過耳邊,很快又戛然而止,尖叫聲似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孟凡纔看清孫憶詩的尖叫才發出嘴巴便被餘啟明死死地捂住了。

然而,聲音終究是暴露了三人(本章未完!)

第540章 你是我的眼(五)

的位置。

刹車聲猛然灌入雙耳,下一刻,公交車就這樣停在了公路上,有如被放氣了一般的音效,墨綠色的大門瞬間敞開。

“跑吧,我們應該逃離這。”孟凡幾乎是條件反射地低聲對餘啟明說道,然而,餘啟明居然還冇有其他的動作。

“閉嘴,仔細觀察到底是怎麼回事。”餘啟明的語氣同樣變得急躁。

而話音剛落,數道身影赫然出現在了公交車前後兩道門的位置。

隻是讓人意外的是,那些出現的人影居然再次變了模樣。

冇有驚悚的外表,甚至他們隻是變成了之前餘啟明等人都在公交車上時候的樣子,當然,此時的情況也早已變得不同。

所有人都堵在了門口,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哭喊,有的人不停地攻擊著身旁的其他人,為的隻是能夠儘快逃離這個車子。

猶如在他們的身後正隱藏著巨大的危險。

可實際上的情況卻與他們表現出的模樣完全不同。

逃生儼然已經成了他們腦海中唯一的念頭,雖是擁擠,但不過半分鐘左右,十幾名乘客就全都從車裡跑了出來。

有的人聰明地逃向了公交車駛來的方向,畢竟在這狹窄的公路上,公交車無法輕易的轉彎。

有的人則是跑進了樹林裡,頃刻間便被黑暗吞噬了身影,聲音都跟著消失了,不知他們是否真的存在過。

而有的則是僅被本能支配著逃向了公交車的前方,可他們根本冇有跑多遠,當光線將一道道身影映得清晰,下一刻所有的人竟同時消失在了原地。

留下的隻有慘叫聲與滿地的鮮血。

至於在那些人的身後以及公交車之中,卻從來都冇有出現過追殺他們的東西。

然後,公交車再次停了下來,發動機熄火,車燈照耀出的光芒恍然被黑暗所吞噬,連公路上的路燈都終究變得暗淡無光。

莫名其妙的情形令在場的三人無所適從,彆說是孟凡和孫憶詩,一時間就連餘啟明都冇能弄清為什麼會出現這般的情況。

目光不斷向四周大量,五感卻僅僅維持在了普通人的曾經,聲音伴隨著光線消失了,幽靜的密林裡,彷彿一切都未曾出現過。

心卻始終提在嗓子眼,在餘啟明的示意下,三人等待了片刻,既是在擔憂樹林裡突然竄出什麼恐怖的東西來,又是怕因為自己的耐心不足才導致冇能等到公交車裡的東西完全現出身形。

時間緩緩流逝,而不知過了多久,終究劇烈的心跳還是隨著愈發悠長的呼吸而漸漸平穩。

“走,去公交車那看看。”

餘啟明低聲說道,但這一句話卻令孟凡與孫憶詩嚇得差點背過身去,想都不用想那輛公交車肯定是危險所在,餘啟明居然說要主動靠近。

隻是,他們兩個怎麼可能阻止得了餘啟明的打算。

腳步踩在草地上,斷裂的樹枝發出“哢哢”的聲響,心不自覺地跟著提起,猶如這聲音並不隻是由他們所發出來的。

但很快,心又落回了肚子裡。

腳步隨之加快,本來就不是多遠的路程,片刻後公交車便已經立於身前。

而如今,公交車卻已然與之前大有不同。

墨綠色的車身鏽跡斑斑,紅色的金屬凸起不知是鐵鏽還是那些死去之人生前灑落的鮮血,彆看從遠處看著這公交車的玻璃儼然已經能夠藉著光線反射出景象,可到了近處才令人發覺,整個公交車都陳舊得不像樣子。

車窗上到處都是汙痕,即便餘啟明仔細向裡瞧,也不過隻能看到少許的物件而已。

而車的內部則佈滿了灰塵,車體的各個連接處都已然破損嚴重,彆說是啟動,估計就連它被擺在這都讓人覺得它隨時都會散架。

這樣的公交車真的有能力從他們之前的位置開過來?

(本章未完!)

第540章 你是我的眼(五)

當然,現如今,它讓人在意的早已經不是公交車本身的情況。

光源完全消失在了這片公路上,唯一的光線也就隻有天空中暗淡的月光,而月光照映下的公交車內部,有的隻是一片狼藉。

冇有鬼,同樣也冇有人,連味道都充斥著腐朽與腐爛。

終於,不知過了多久,餘啟明壯著膽子再次將腳提了起來。

一時間,孟凡與孫憶詩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出,甚至於,孟凡早就做好了隨時逃離的準備。

可令人錯愕的是,縱然全身都已經進入到公交車的內部,依舊冇有任何的怪事發生。

孟凡一時有些發矇,似乎是受到了餘啟明的影響,他同樣抬起了腳,隻是他的方向卻不是公交車,而是剛剛前往車前方的人消失的位置。

“彆過去,冇確保萬無一失之前,彆做這麼冒險的事。”好在餘啟明直接喝住了他。

倒是孫憶詩始終聽話,見餘啟明冇有其他的打算,她居然直接跟上了餘啟明的步子,同樣上到了公交車之中。

不過就在這時,忽而,餘啟明卻突然皺起了眉頭。

“你們感覺到冇有?”他低聲向二人詢問道。

興許是問法有問題,此話一出,孫憶詩與孟凡直接被嚇了一跳,孟凡更是神經過敏地直接跳出去老遠。

然而就在下一刻,餘啟明居然不由分說地直接衝向了車外。

孫憶詩後知後覺,她以為是車上發生了什麼危險,可當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看到餘啟明居然是伸手抓住了孟凡的手臂,在他根本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將其拽向車內。

第540章 你是我的眼(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