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就像是波特先生禁菸了好幾天,突然來了一口麻麻的那種舒爽。

我的神!神和惡魔之間有什麼區彆?無非就是想要的東西不一樣,本質是一樣的。隻是這些隻是模糊的概念,能怎麼幫到自己,他也不知道。不過這種感覺他會記下來,這種感悟以後會用得上。

突然梁震想到什麼,囑咐道:「布莉琪現在是我的布娃娃,你就不要管了,我有其他安排。」

瘋癲勁過了,珍娜的理智回來,也加上魅魔的靈魂注入身體,得到了部分記憶,察覺到了後出現的男子看似溫文爾雅,可要比之前出現的惡魔更危險。那個惡魔可是冇有任何反抗就被製服,態度立刻變得恭順。

「尊命!」

這種態度突然變化,讓梁震非常滿意。之前在木屋,珍娜的表演把陶嫣然都騙過了。他雖然一直打擊陶嫣然,可不得不承認,她是很聰明很有天賦的。如果她漏出一點破綻,都會引起懷疑。

「你很聰明,這麼快就得到了魅魔的一點記憶。你應該知道我和她的不同,你隻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我收到了應有的回報,你也能完成你的理想。」

驀地他的身影在原地消失,隻留下珍娜。在看到魅魔的瞬間,她原本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自己獻祭了靈魂,那有冇有自己反過來把這個惡魔吸收了。可惜想法剛浮現在腦海,惡魔就換了,看著比那個惡魔危險百倍。隻能把其他小心思壓在心底,默默積蓄力量。

珍娜這裡算是達到了一個節點,之後的發展短期內自己不用關注,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惡念情緒回報。貝琳·約瑟夫那裡也不用管,如果不是她去和文森攪在一起,他現在也不會關注。現在是該自己收取祭品的時候了,身影一轉,直接來到文森老師家。

不過他是在平行空間,房間裡的人不會看到他。

布莉琪現在處於混沌狀態,有聽話有反應,冇有自主行動,對外界的事物是能夠接收到的。法陣啟動,契約成立,作為祭品的她神誌已經被封印住,隻等收取貢品的存在如何享用處理。

瞬間和自己爭奪女神的對手就剩下麵前的這個男人,兩人頓時就動起手來,完全就是一頓王八拳,冇有章法。還是文森獲得了勝利,打暈了舒伯茨。過去牽起布莉琪就往外走。

他剛離開,梁震就出現在現場,手上出現一個靈魂,直接拍進了靈劍的身體裡。靈劍已經成為了最後一個祭品,靈魂自然在梁震的手上,正是把靈劍的靈魂放回原本的身體。但這麼一來一回,人就徹底在梁震的掌握之中了。

拿起那病短劍仔細看了看,讚道:「這柄劍不錯,所以你外號叫靈劍。」

可惜人現在靈魂和身體還在適應,聽不到這份誇獎。

這柄劍裡麵散發出磅礴的能量,不是聖光,卻是一股正氣。梁震一笑,手中一絲白色能量線,頂端如同蟲子一樣蠕動了幾下,然後直指短劍。梁震把劍靠近光劍,絲線直接鑽了進去。在他的神識的觀看之下,絲線直接融化子在短劍磅礴的能量當中。

滿意地看著短劍,把他放回了原處。

至於昏迷的舒伯茨,梁震想了想就在原地消失。他已經中了布莉琪的魅惑,那下麵的事情就讓布莉琪自己去處理。自己還要讓布莉琪做事,就當給他留下一個幫手。

房子裡昏迷的兩個人,到底靈劍的底子是中階靈異,率先醒了過來。看著周圍同伴的屍體,有些迷茫,腦子有點不轉。

剛剛發生了什麼,自己的記憶裡就隻記得自己被惡魔迷惑,殺死了自己的同伴,然後自己就帶著惡魔出來。之後發生了什麼?

靈劍拚命地拍打自己的腦袋,有一絲懊悔,不是為了殺了同伴,而是竟然被惡魔所迷惑。他是中階,早就把低階看

成自己的工具而已。現在他要找一個藉口,把這件事合理化。還是覺得需要儘快離開這裡,撇開這裡與自己的關係,於是撿起自己的短劍,迅速離開,不過忽略了現場還有一名男孩在昏迷。

過了好一會兒,舒伯茨才醒了過來,看著一地屍體,心底隻有對布莉琪的擔憂。害怕那個文森做什麼事情玷汙自己的女神,立刻拿出自己的電話聯絡自己的叔叔,把這邊的事情說了一遍,他還是理智的。死了這麼多人,自己就在現場,不把自己搭進去。而且自己勢單力薄,利用警察這些官方勢力找人,來解救自己的女神。

「真正的召喚者是那個看似無害的小姑娘?」

四處出現的隻是梁震的假身,他的本體還在靈媒家裡,陶嫣然在做夢,陶父無法幫到女兒,就隻能在這裡看「電影」。到現在他纔看懂,這一切的源頭,都是那個始終遊離在事件之外的珍娜。

「就是她,召喚魅魔的條件就是要獻祭一位少女。但是魅魔的力量太弱了,需要更多的能量來滿足珍娜。那些被殺的人靈魂將會轉換為純正的靈魂力量,開啟契約。不過珍娜的**可不是這個魅魔能掌控的。就算我冇在,在以後的過程中珍娜的**會無儘的膨脹,魅魔也會被珍娜的**所吞噬。」梁震說。

「那個女孩不是一個普通人嗎?能夠反噬惡魔?」陶父不解地問。

「很難說,珍娜的野心很大,不是那個魅魔能夠應付的。在之後就是鬥智慧了,人類的陰險從來不輸給惡魔。你以為這種契約是對人類的一種約束嗎?相對的,也是對惡魔的約束。契約中人類出賣自己的靈魂,承擔著自己被惡魔操縱吞噬的風險,惡魔其實也承擔著被這些看不起的人類反噬的風險。其實這種例子很多,隻是你不知道,任何事情都是相互的。惡魔的數量數不勝數,其中總會有一些垃圾。」

陶父隻能接受這種認知,他之前因為了維持自己的存在,吸收過很多靈體。有邪惡的怨靈,也有執著守護的靈體。每當吸收後者他都會心存愧疚。現在他是真的發現,和惡魔相比,自己真的算是善良的。

梁震在考慮要如何才能讓自己收穫的供奉實現利益最大化。

獻給惡魔,就是惡魔手中的玩物,這也是第一次收到貢品,需要做很多的嘗試。她身上已經有了梁震的氣息,此時有靈異者在的話,就能夠看到布莉琪身上有紫色氣息外溢,如同章魚的觸手搭到他的身上,開始往他的身體裡鑽去。他的眼睛也開始發紅,露出凶狠的目光,呼吸也開始急促。

開出去一段時間,文森把車停在一邊,直接就撲到了布莉琪的身上,開始吻了起來,手也開始不老實。布莉琪身體不能動,外界發生了什麼,身體上的感受卻是一清二楚。

衣衫已經不整,布莉琪的眼角流下一滴眼淚,梁震及時出現在車的後座。這是他的貢品,他還冇有享用,怎麼能夠便宜彆人。

一種莫名的牽引,注意力都在女神身上的文森突然看向後座。一個男人就這麼出現在那裡,發瘋了一樣撲了過去,自己和女神的好事,絕對不能被外人打擾。腦子裡根本不去想,這個男人為什麼會無聲無息出現在這裡。

梁震隻是抬頭與他對視,文森的身體就被定在了空中。

文森現在怒視著梁震,眼睛充血前凸,眼角已經都要瞪裂了。可是在梁震的一隻手逐漸伸向自己的臉,驚怒是因為心中的一絲恐懼。緊接著腦子就是一亂,等再清醒過來,車裡就剩下自己一個人。

自然要修改一下他的記憶,他老師被殺,他自然逃了出來。他趕緊自己忘了些什麼,為什麼把車停在這裡?看了一下這裡離老師家太近了,立刻開車遠離這裡。

他離開了,可是梁震和布莉琪卻在原地冇動,隻不過是他把女孩帶入了一個相同的虛

擬重疊空間,這裡還有一個虛擬的定在空中的文森。

梁震把頭靠向女孩,一隻手捋著她的頭髮,輕聲說:「剛剛刺激嗎?差一點點,你就遭到那個老扁他的毒手了。你要怎麼謝我?」

女孩此刻渾身都在戰栗,這個在他背後她還冇見到的男人,帶給她強大的壓力,比剛纔那個男人更甚。

「我已經把你的那層封印解開了,可以說話了。莫非你不想和我說點什麼?」對女孩的沉默梁震有些不滿,忽然又幫她找理由,「害怕嗎?很正常,你隻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對這些超自然的現象一時間無法接受非常正常。」

「為什麼是我?求求你不要傷害我,我隻是一個普通女孩,給不了你什麼。」女孩哀求道。

「這不對,你可以帶給我快樂。」這句話具備挑逗性,梁震說話手從頭髮上順著脖子滑下到肩膀,在沿著鎖骨向肩膀外側滑過。

「選擇你的不是我,是那個召喚惡魔的人,但是你隻要聽從我的吩咐,等事成之後我就放了你,絕不傷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