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諾,你剛剛說什麼?我都聽到了,不要騙我。”顏夜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還以為是幻覺,但現在清醒過來後,顏諾剛剛的話猶如在耳。

原以為,回到神界他還要處理顏諾和神禦的婚姻關係,但如果是有女兒的話,那就變得容易多了……

“嗯,不騙你,丸子就是我們的女兒,這些年我們虧欠她太多,我們去接她回來一家團聚。”

顏諾的話頓時打斷顏夜的思緒,她想起了丸子,那個與自己幼時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女孩兒,顏諾心裡滿滿都是心疼與愧疚。

這時,又一道紫色天雷落下,在千鈞一髮之際,顏諾快速和顏夜調換了位置,承受下最後一道天雷。

最後一道天雷威力也是最大的,就連冇被劈到的顏夜都受了波及,徹底暈厥過去。

兩人暈過去之後,顏諾和顏夜十指緊扣,周圍的一切也都恢複了平靜,過了片刻,虛空消失……

顏諾再一次醒來,是在蠻荒之地,這裡離魔界很近,旁邊就是路口,而且還是她第一次撿到顏夜的地方,隻是當初那些高高的稻草早就變得光禿禿一片。

顏夜壓在顏諾身上,有些重量,她將他推開,有些感慨,千年了,冇想到,她居然是以這麼慘烈的方式回來。

顏諾踹了一腳還在暈厥且冇半分醒來跡象的顏夜,見他仍舊一動不動,顏諾歎口氣,蹲下來,直接將他打橫抱了起來,俗稱公主抱。

“顏夜,你真了不起,第一次見麵,是我抱你回長樂殿,在人間過了千年回來,還是得我抱你回去,我真懷疑你是故意的。”

看他這般半死不活的樣子,顏諾卻又有些心疼。

顏諾一路嘀嘀咕咕抱怨個不停,腳程卻比平常還快上幾分,她太想女兒了,上次見麵她居然不認女兒,女兒該多傷心啊。

雖然後麵承認了,可她對丸子的態度始終不冷不淡,總之談不上很好就是了。

那孩子會不會生她的氣呢?

到時候與她相處的話會不會有隔閡?

她會喜歡她嗎?

顏諾想了很多很多,但想得越多,心裡就越害怕。

當初與天道鬥時,她都冇有這麼怕過。

這一次,顏諾抱著顏夜從神界大門光明正大的回來了。

守門的神兵看見她,微微一驚後,齊刷刷跪成一排。

“恭迎神主迴歸。”

“恭迎神主迴歸。”

“恭迎神主迴歸。”

回長樂殿的路上,但凡遇到個神仙皆朝顏諾跪拜,聲音震天,彷彿要衝破雲霄,即便這些神仙看到了她懷裡的顏夜,也冇有任何反應,彷彿大家都心知肚明似的。

顏諾卻不為所動,她麵色平靜的回到了長樂殿,謝絕了所有訪客。

剛踏入殿中,顏諾就看到了熟悉的一切,宛如昨天,什麼都冇有變化。

“顏夜,我們回來了。”

顏諾低頭看了顏夜一眼,輕笑一聲,“你知道為什麼我在記起你的時候一點都不意外嗎?因為我在和天道做交易之前,我告訴過他,我和你終會重逢,不管在哪裡,我們終會在一起。從現在開始,你可以永遠留在這裡,和我、和女兒一起,我們一家人終於可以團聚了。”

——

顏夜醒來,並冇有看到顏諾,不對,現在他們已經回到神界,該改名為神諾了。

但熟悉的長樂殿讓顏夜提起的心慢慢放下來,床邊放著一套嶄新的衣袍。

顏夜這才注意到自己現在竟不著寸縷,腦子有一瞬的停頓,不過很快,他就起來把衣袍穿上,出門溜達一圈,整個長樂殿安靜極了,一點聲響都冇有。

他記得,自己在暈過去前神諾說的話,丸子的他們的女兒,難怪,難怪當初他第一麵見到丸子的時候就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原來那纔是他的女兒,女兒啊……

顏夜想女兒了,他跑到長淵殿去找神禦,那裡的仙娥告訴他,小公主在月音山,神禦神君在神殿與神主交接工作。

由於神界之主千年未歸,再加上前段時間神禦和丸子偷溜下界,如今神界堆積的事物很多,而且有些事還需要神禦和神諾交接,以至於神諾剛回來就忙瘋了。

但今天神諾回來的卻比顏夜預想的要早,而且還是冷著一張臉。

“你醒了?”

“誰惹你了,臉色這麼臭?”

顏夜將神諾拉過來,詢問。

神諾在顏夜旁邊坐下,氣呼呼的將事情一一告訴顏夜。

原來就是因為那次,龍族的公主子沁想要殺害丸子,結果讓丸子引發雷劫傷到,後來神禦大怒,要求月音將子沁囚禁,月音照做了,結果今日龍王找上門來討要說法。

而且龍王不但把子沁帶回去了,現在還想要把丸子帶走。

顏夜一聽,那還得了,當即就坐不住了,“真當我女兒好欺負了,走,去月音山。”

神諾看他氣沖沖的樣子,糾結要不要再將另一件事告訴他。

顏夜瞭解神諾,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便就問道:“還有什麼事不能告訴我?”

神諾搖頭,“我怕你聽完後受不住。”

“說!”顏夜咬緊牙關,極力忍耐著,他都還冇來得及疼愛的女兒就這麼被彆人欺負了。

“子沁被龍王帶走後又偷偷潛回月音山,把丸子給打傷了。”

“什麼?”顏夜臉色煞白,神諾趕緊抓住他的手臂。

“放心,有我在,我會讓丸子好起來的,至於子沁,對不起,我之前已經交給山神了。”

“我們先去月音山。”

片刻後,顏夜就冷靜了下來,經曆了那麼多變故,他已經足夠沉穩。

神諾在這樣的顏夜身上感受到莫大的安全感,她突然眼睛酸澀,上前抱住了他。

“顏夜,千年了,若是讓丸子知道你纔是她的親生父親,會怎麼樣?她會認你嗎?”

這也是顏夜所擔心的,但是為了哄神諾,他還是違心了。

“會的,都說父女連心,丸子又怎麼可能不認我呢。”

顏夜替神諾擦掉眼角快要落下的眼淚,兩人的身影在長樂殿消失。

其實,還有一點神諾瞞著顏夜冇說,那便是丸子這次傷及了心脈,聽說是子沁用龍族的一件法寶傷的。

好在丸子身上有神諾的一半神力,否則現在早就冇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