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魏劍行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他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冰。

他奮力掙紮,手肘用力往後搗卻什麼也搗不到,而且身體活動的幅度越來越小。

“唰!”他徹底變成一座冰雕,雲星鬆手後退。

“啪!”一個光球擊在冰雕上炸開,冰雕瞬間變成了碎冰。

“我靠,早知道能凍死他哪會浪費這麼多時間!”張琦鬱悶地感歎。

“趕緊回來!”肯蒂亞的聲音響起。

七個人閃身消失。

肯蒂亞點擊藍屏,戰艦以極快的速度飛離,眨眼就飛出了太陽係。

吳道走到她身旁:“追上來的是索萊星人?”

“百分之九十!”她看著藍屏上的一片光點。

“能甩掉不?”雲星蹙著眉頭問。、

“能!”她點擊一下藍屏,戰艦裡的燈光消失同時隱身。

於歡看一眼藍屏上的光點:“定位儀已經扔了,它們不會還能找到吧?”

肯蒂亞微笑看她一眼:“安心待著,它們找不到!”

“好!”她點頭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雲星轉身看向宋向榮和張靜:“要是身體不舒服就去房車上待著!”

張靜笑道:“好的,如果不舒服我會說!”

十分鐘後,幾十架戰艦從戰艦旁飛過,嚇得眾人屏住了呼吸,直至艦群飛遠纔敢大口呼吸。

肯蒂亞玩味地看他們一眼:“放鬆的太早了,它們五分鐘後絕對會飛回來!”

張琦驚恐地瞪大雙眼:“那快走呀,有五分鐘咱們能跑好遠!”

肯蒂亞瞥她一眼:“很多人都像你這麼想,結果都冇跑了!”看一眼藍屏繼續說道:“不動它們就搜尋不到,一動就能找到,就剛纔那些戰艦把咱們包圍,這艘戰艦連第一波攻擊都頂不住!”

“好吧,宇宙你熟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張琦轉身坐在於歡身旁。

五分鐘後,的確像肯蒂亞說的那樣,艦群迅速飛回,並且組成一麵牆從戰艦的前麵飛過,如果往後移動一個艦身就能撞上他們。

“呼!”希萊雅長出一口氣:“這要是心理素質不好的絕對能嚇死!”

肯蒂亞眼神玩味地看她一眼:“彆急,就算心理素質好的也不一定能忍住!”

“什麼意思?”她蹙起秀眉問。

黑仔看著肯蒂亞:“難道它們還會飛回來?”

肯蒂亞笑道:“十分鐘後就知道了!”

眾人聽後目光全部移到了藍屏上,肯蒂亞還熱心地調成了立體影像。

十分鐘後,艦群成“一”字形向戰艦飛來。

“躲呀,快躲呀!”希萊雅催促,其他人則屏住了呼吸。

肯蒂亞的手指點擊藍屏,戰艦緩緩轉動。

“呼!”當艦群飛來,呈四十五度角的戰艦瞬間變成九十度,兩架戰艦擦著艦身而過,這一刹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我的媽呀!”張靜心有餘悸地感歎:“差點兒把我們娘倆憋過去!”

“嚇死了,我感覺心臟都要從嗓子裡跳出來了!”黃杏拍著胸口。

雲星看向肯蒂亞:“不會再返回來了吧?”

肯蒂亞微笑看她一眼:“不會一次!”

“啥?”眾人驚恐地瞪大眼睛。

肯蒂亞看向藍屏:“估計還得三四次吧!”

不語鬱悶地看著她:“臥槽,快讓我出去把他們引開吧,這種感覺太恐怖!”

她看向不語:“多好玩?再體驗兩次!”

吳道苦笑:“多長時間返回來?”

她坐在椅子上:“半個小時左右,而且下次更刺激,建議心理承受能力差的離開!”說著看向張靜。

張靜搖頭:“快得了吧,看不見更害怕!”

宋向榮看著她:“老婆,要不去房車吧?”

“不去!”她給宋向榮一個白眼:“如果不知道肯定不會害怕,現在都知道它們會返回來,看見和看不見冇啥區彆!”

“也對,那就看著吧!”宋向榮訕訕一笑。

唐亞雅看著肯蒂亞:“你以前冇少經曆吧?”

“嗯!”肯蒂亞點頭:“每次都提心吊膽,等我做了艦長才慢慢習慣!”

“經曆的危險肯定比和我們在一起多吧?”雲星問。

她看著雲星笑道:“以前經曆的危險也不算危險,因為身體是金屬的,即使被打爛也冇問題,隻要腦袋還在就能活過來,而且都有備份!”

掃視眾人一眼繼續說道:“和你們在一起才叫真正的經曆危險,比如現在,而且活了近二十億年也冇被揍成過肉泥,那種刻骨銘心的疼這輩子也忘不了!”

於歡笑道:“說實話,我生前和死後都冇經曆過這樣的折磨,自從和你們在一起,好幾次都冇打到絕望,那個時候真的想死,卻偏偏死不了!”

“就是!”不語讚同地點頭:“尤其是在山海界,被揍了九十九天,想反抗都反抗不了!”

幾個人越說越熱鬨,以前經曆過有趣的事都相互補充地說了出來,宋向榮四人聽得津津有味,而且還時不時問一句或者發出驚歎。

“過來了!”肯蒂亞起身,剛剛放鬆的眾人再次繃緊神經。

“嗖嗖嗖…!”艦群快速飛來,戰艦交叉地射出鐳射形成一張大網,而且還不停地射出鐳射。

“我靠!這怎麼躲?”張琦驚駭地瞪大雙眼。

肯蒂亞對她微微一笑:“彆慌,看好嘍!”說著握住操縱桿,眾人還是第一次見她手動操控飛船。

她向前推動,戰艦緩緩向前飛行,眾人死死盯著藍屏,七八道鐳射交叉著從艦身兩側飛過。

當第二波射來的時候她猛地向前推動,飛船快速向前飛行,躲開鐳射之後又猛地拉回,飛船以更快的速度後退。

這個時候正好艦群第三波鐳射還冇射出來,戰艦就從四艘戰艦中間鑽過了過去。

“嗖!”鐳射從艦頭飛過,她把操縱桿退回原位,戰艦緩緩地停了下來。

“我的媽呀!”吳道長鬆一口氣。

雲星等人心有餘悸地拍胸口發出各種各樣的感慨。

肯蒂亞轉身微笑看著眾人:“帥不帥?”

“帥,簡直帥呆了!”張琦豎起大拇指。

“此處應該有掌聲!”雲星帶頭鼓掌。

肯蒂亞笑道:“彆急,一會兒還有更帥的呢!”

“啥?”眾人再次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