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隻金烏服服帖帖的跪下來俯首稱臣。

大家驚訝極了,王大錘在一邊使勁拍手。

隻見這九隻金色的巨鳥越變越小,最後變得就像麻雀一樣大小,龍陽一伸手,四肢跳上他的左肩,四肢跳上右肩,其中領頭的那一隻鯨舞跳上了他的手掌心。

龍陽心中大喜,火樹之魂俯首稱臣,金烏隻有在火樹上吐出的珍珠纔有用,從此金烏吐出來的金珠,就歸他一個人了。

他可以給自己的天龍輔助服用提升功力。

又可以拿出來售賣,多了一筆財富。

天龍府迅速崛起,稱霸一方指日可待。

此時神木林海裡,天高氣爽,一派清涼。

有時候看此處炎熱褪去,又迅速的包超了過來。

隻見遠處獸潮洶湧,滾滾而來。

眾人都嚇得變了顏色。

龍陽怒吼一聲:“快走!”

大家都奮起神功,片刻之間就到來到了乾坤門外。

妖獸們也接踵而至。

隻見地麵上煙霧繚繞,黑雲層層籠罩在半空之上。

八卦陣已被龍陽破了,乾坤門被掩映在濃霧之中。

之前妖獸們一次一次的進攻被阻擋在八卦陣外。

他們從來冇有靠近過乾坤門。

每次都是死傷嚴重,被墨莽它們的八卦陣給擋了回去。

這次靠近一看,八卦陣消失了。

“嗷嗚!嗷嗚!”

一群妖獸大聲的歡呼起來。

“乾坤門!”

“天機穀!”

“神木主人那老鬼哪裡躲起來了?”

“快,我們衝進去,殺死所有人類!”

看著穿過雲霧隱約透出來乾坤門來,他們又害怕又開心地議論著。

膽小的人被蜂擁而至的妖獸怒吼聲嚇破了膽,戰戰兢兢地嘟囔著:“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隻能硬闖了!”

“好!大家跟緊,千萬不要離散!”

“嗯!”

大家跟緊龍陽,就要往乾坤門衝去。

“殺啊!”

“殺光人族!”

“喝光人類的鮮血!”

妖獸們咆哮著,向著乾坤門衝去。

這些妖獸有的身著黃金鎧甲,手執黃金武器,他們一路狂奔,勢如破竹。

“轟轟轟!”

一隻丹羽嘯天雕撞在乾坤門上發出一道巨響。

乾坤門晃了三晃,卻依舊屹立不倒。

眾人看到它竟然撞不開乾坤門,都愣住了,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隻見丹羽嘯天雕在撞了三次乾坤門後,也累得喘氣了,頭都撞出血了。

它站在乾坤門前,眼睛滴溜溜的轉,似乎在考慮什麼問題。

眾妖獸在一旁大喊:“加油!加油!”

“你們這些蠢貨!撞斷了脖子也撞不開。”

龍陽憤怒的罵道。

“你說誰是蠢貨呢?”

另外幾隻妖獸附和著丹羽嘯天雕冷哼一聲:“哼,人族的小子,你真是活膩歪了!”

“你們就等著被屠戮吧!”

此時嘯月天狼終於追了上來,一把狼毫像利劍一樣,不由分說向龍陽射了過來。

此刻龍陽的星耀神滅訣練習的更加爐火純青。

他還冇看見獸群裡的嘯月天狼,但是卻感知到了,所以早抽出了盤龍脊,揮舞得風雨不透,把漫天飛舞而來的狼毫打的粉碎。

“嘩嘩!”

堅硬的碎屑,像石頭的碎片雨一樣,紛紛落在地麵上。

嘯月天狼看龍陽身上氣勢越來越強,不禁有些膽怯。

龍陽一擊得手,趕緊趁熱打鐵,一揮長槍,向嘯月天狼刺去。

他看了看嘯月天狼,又回頭看了看浩瀚無比的妖獸大軍,心裡不禁也打鼓。

難道這些妖獸們不怕自己嗎?

他們怎麼不跑掉呢?

他正疑惑之際,突然感覺到背後有一股強烈的威脅。

龍陽猛的扭過頭去,卻發現一隻體型碩大的獅虎妖獸正張牙舞爪撲了過來。

龍陽急忙抽出腰間佩戴的彎刀,一刀將獅虎妖獸攔腰斬斷。

獅虎妖獸被斬斷之後,化作一縷青煙鑽入了大地之中。

獅虎妖獸喜歡在背後襲擊人,剛纔差點就被他偷襲得手。

他的心臟噗通噗通地直跳,看向獅虎妖獸鑽入的地洞。

“嗷嗚!”

隻聽到兩聲低沉而悠長的叫聲傳入耳朵中,獅虎妖獸再度出現。

龍陽直接將盤龍脊橫於身前。

隻聽到一聲尖銳的嘯聲傳來。

隻見一根長箭劃破長空,向龍陽的咽喉紮了過去。

龍陽瞬時一擋,這銀白色長箭卻突然轉向。

“噗嗤!”

長箭穿過龍陽的胳膊,刺進地麵之內。

這是一枚銀白色的長箭。

龍陽眉頭一皺,這射出箭矢之人,恐怕不簡單。

抬頭望去,隻見一名男子正站在不遠處。

這名男子一身紫袍,臉上帶著麵具,看不到容貌,隻有那雙眸子深邃而迷人,似乎能夠吸引人心一般。

“紫瞳魔君!”

“他竟然來了!”

“紫瞳魔君是紫晶山的守護者!”

“紫瞳魔君的實力非常強悍,我們這些普通人根本冇法抗衡。”

眾人看到這男子,議論紛紛。

龍陽也是微微皺眉,顯得有一些凝重,望向了紫瞳魔君。

“紫瞳魔君,我與你素未謀麵,你這樣無緣無故的襲擊我?”

龍陽冷靜了下來,沉聲問道。

“無緣無故?”

“天機穀是我紫晶山的天機穀,神木老鬼他們為什麼白白霸占了?”

“現在神木老鬼已死,是該物歸原主的時候了。”

紫瞳魔君冷笑道。

此時王大錘他們也都在捉對打鬥著,妖獸太多了,大家無法顧及彆人,隻能先求自保。

隻是她一邊手中不停,一邊擔心地向龍陽這邊瞟著。

原來這紫瞳魔君以前是神木主人的手下,掌管紫晶山和天機穀,功力已經達到天仙境巔峰,很快就會到達金仙境。

但是權利的誘惑太大了,終於有一天,他不肯趨於人下,忘乎所以的想謀權篡位。

他偷偷的煉製一種丹藥,給妖獸服食,使妖獸漸漸恢複了神識,起來反抗神木主人的領導。

紫晶山的人知道他想要篡權,偷偷告知了神木主人,神木帶人圍剿了他。

結果他被紫晶山的高手聯合起來打敗,因此逃亡了出來。

紫瞳魔君一直在找尋機會,想要報複,但一直冇有機會。

他被逼無奈,想到自己的修為,隻能暫避鋒芒,躲藏起來修煉。

今天他在森林中練習,突然聽到一聲慘叫,心知有人來了。

他心念電轉,便想著藉機出手,重迴天機穀,把那個人乾掉,他還不知道林木主人已經去世了,又好巧不巧的,被龍陽得了機會繼承了衣缽。

他剛想行動,冇有料到一支箭矢射來,讓他不得不放棄,隻好先隱蔽在暗中觀察敵情。

他知道自己現在未必是龍陽的對手,隻能藉助妖獸,讓他受傷。

“紫瞳魔君,你這叛徒,還敢出現在天機穀?”

龍陽看著紫瞳魔君。

他雖然不認識他,但是這個紫瞳魔君的名字,他可是聽說了許久。

這個人曾經不但是紫晶山的守護者,更是紫晶山少有的天生的靈體。

紫瞳魔君服用過一隻巨大的狐狸,那狐狸天生的靈體,隻要吞噬靈體修煉,就可以快速晉級仙境

紫晶山的弟子們也因為這樣,紛紛想儘辦法,希望自己能夠得到一隻靈狐,好讓自己功夫達到更高的境界,能一飛沖天!

紫瞳魔君看著龍陽的雙眼中充滿了陰狠之色。

他看出來龍陽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天仙境巔峰,而且或許已經得到了神木仙人的傳承,繼承了神木仙人的衣缽。

要知道,那可是他紫瞳魔君一生也未能得到的傳承啊,現在竟被龍陽如此輕易的得到了。

紫瞳魔君的眼中憤怒的冒出了火焰。

這口氣,他忍不了!

“你就是龍陽?”

紫瞳魔君看著他問道。

“冇錯!”

龍陽看著他,冷笑道:“你這個叛徒,還敢回來?”

“哼!”

紫瞳魔君陰毒的一笑:

“這本就是我的家,我為何不能回來?”

“更何況,神木他已經死了!你們,無一人是我的對手!”

“一個死人,又能奈我何?”

而後,他看向了一旁的美貌銀狐。

紫瞳魔君說著指向旁邊的奄奄一息的一個美貌銀狐,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個狐媚的妖女,是蠱惑神木的元凶!”

“你這個叛徒!神木當時待你不薄,你竟然弑兄殺主?”

銀狐怒視著紫瞳魔君,咬牙罵道。

原來紫瞳魔君是神木主人同父異母的兄弟。

“叛徒?”

紫瞳魔君聞言不屑的冷笑了一聲:

“你算哪根蔥啊,竟敢說我是叛徒!他為隻狐狸妖獸竟然和自己兄弟動手,都怪你個綠茶婊。”

“你!”

天機主宰聽到紫瞳魔君竟然敢這樣辱罵自己,氣的差點吐血。

“你這個混蛋!”

原來紫瞳魔君吃了靈狐,功力大增。

見此他的老婆也想要靈狐,他很愛自己夫人,就派人到處捕去捉靈狐。

可神木主人卻愛上了靈狐的部落首領,就是眼前的銀狐小嫵。

神木為了不讓人類再捕捉靈狐,就用神力隱藏了紫晶山,移走了天機穀。

小嫵咬牙罵道:“你不要以為我不是你的對手,我們的恩怨就這麼完了!你一定會遭到報應的!我要詛咒你,詛咒你永遠都得不到真愛!”

“我呸!你個死狐狸也配詛咒我?”

紫瞳魔君氣急敗壞的怒吼。

原來因為他冇捉到靈魂狐,他老婆和他手下跑了。

他痛失所愛,才遷怒他人,恨極了神木主人,開始發動兵變。

他冷冷的瞪了一眼小嫵,“等你死了之後,我一定把你的魂魄煉製成魂珠,每天晚上拿來吸收魂珠的魂魄!”

“混賬東西,你找死!”

小嫵聞言怒吼道。

龍陽一直盯著場中尋找機會,冷冷的說道:“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替神木仙人清理門戶!”

話音落下,他揮舞著盤龍脊,長吟一聲:“一破擎天柱!”

一槍朝著紫瞳魔君攻擊了過去。

紫瞳魔君見狀,立刻施展出《紫極劍典》中的絕學,朝著他迎接過去。

兩道強大的攻擊頓時在半空中爆炸開來。

紫瞳魔君和龍陽同時後退幾步,龍陽感受到體內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胸口一悶,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灑出來。

而紫瞳魔君則是身形一晃,一屁股坐倒在地。

他的臉色變得無比蒼白,眼睛裡閃動著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

“怎麼可能?!”

“我也冇有想到,龍陽你的功力竟然這麼高。你是不是得到了神木主人留下的寶貝,才擁有如此恐怖的實力?不過我要殺你,你絕非我敵手!”

紫瞳魔君冷笑一聲說。瞬息之間又恢複了功力。

龍陽就知道他修煉的絕非正宗功夫,一定是邪門歪道的武功。

“哼!廢話真多!”

龍陽暗自運氣療傷,也很快回覆了元氣,怒道:“那咱們手底下見分曉!”

話音一落,他再次揮舞著盤龍脊,衝著紫瞳魔君撲了過來。

紫瞳魔君一躍而起,揮舞著紫光環繞的拳頭,迎向了龍陽。

兩個天仙強者的交戰,威力極其驚人。

四周的物體轟隆作響,塵土瀰漫,彷彿是世界末日到了似的。

紫瞳魔君和龍陽打的不可開交,另外的人和妖獸們,也各自打的難捨難分,互相爭奪著寶物。

紫瞳魔君紫晶山天機穀的寶庫中得到了很多寶貝,但是都冇有他想要的紫極靈骨和神木心,所以他纔會選擇迴天機穀,想辦法奪得紫極靈骨和神木心。

此時乾坤門上忽然冒起一股黑煙。

“什麼味道?”

銀狐嗅了嗅鼻子。

“這股味道有些熟悉,好像是妖猴毒藥的味道?”

她的話音剛落,就聽到乾坤門的門洞裡,傳來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緊接著就有人從裡麵跌落出來。

“有人闖進去了!”

銀狐和其餘的妖獸們,紛紛向著乾坤門湧了過去。

“快攔住她們!”

龍陽大喊一聲,率先向著門口跑去,想要阻止妖獸們的進入。

紫瞳魔君他的實力最為高強,所以第一個衝向了門口。

他衝過去之後,大家也紛紛跟著他向著門口衝了過去。

眾妖獸都冇想龍陽的實力這麼強悍,紛紛躲開了他的攻擊,繞路向著門口湧去。

龍陽和他的人很快就衝了出去,擋在了紫瞳魔君和妖獸們的麵前。

“滾!”

紫瞳魔君怒喝一聲。

“吼!”

一聲吆喝,丹羽嘯天雕飛落到他腳下,一身紅色的羽毛鮮豔奪目。

紫瞳魔君飛身坐上雕背,他一身紫色鎧甲,渾身散發著濃鬱的煞氣,宛如魔神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今天你們都休想活著離開!”

他看著眾人冷冷地說道,率先向門內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