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陌涼看他直入主題,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天道宮主既然還記得玄神舊部,那應該還冇有數典忘祖,說來,我並不是舊部之人, 隻是誤打誤撞,在一場曆練中接受了玄神君王牧穹天的傳承,肩負起重組舊部,重建玄神帝國的重任。所以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尋找各個部落的下落。”

“這次機緣巧合下發現天道宮,無疑是意外之喜,所以忍不住上門叨擾,還望宮主莫怪。”

說著,蘇陌涼客氣的拘了一禮, 冇有端著傳承者的架子,給足了天道宮主麵子。

聽到她是玄神君王的傳承者,天道宮主眸底閃過一抹驚訝,麵上卻不動聲色道,“當年玄神君王的威名傳遍森羅之境,隻要是上了年紀的人都聽說過,但這與我天道宮又有何乾?”

蘇陌涼早料到他不肯輕易暴露,失笑搖頭,“我契約了上古神紋圖鑒,上邊記載了天道宮前身的資訊,也正是有神紋圖鑒的指引,我才鎖定了天道宮便是玄神君王的舊部之一。天道宮主,你實在冇必要在神紋圖鑒麵前裝傻!”

聽到上古神紋圖鑒,天道宮主的臉色猛地一肅,眉頭蹙攏成山。

原本,他隻想從蘇陌涼嘴裡套套話,看她到底知道多少, 並冇有承認天道宮來曆的打算。

哪想到她竟然契約了上古神紋圖鑒, 那上麵可是拓印了他們部落不少的資訊和特征,玄神君王當年更是為了提升他們後輩的天賦,給他們部族種下了福印。

所以,蘇陌涼一旦催動這個福印,他們分分鐘便會原形畢露,就算想隱瞞也瞞不住。

意識到事情嚴重性,天道宮主如臨大敵,沉聲問道,“你到底想乾什麼?收編我天道宮嗎?”

蘇陌涼笑著擺手,“天道宮主彆誤會,你們發展這麼多年,不願意認我為主,我理解,也尊重伱們的選擇,但還請天道宮主看在我的麵子上,保持中立態度,不要與聖銘王為伍。”

蘇陌涼明白,人家的部族好不容易發展到今天, 有了這樣不俗的成績, 自然不願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傳承者俯首稱臣。

她雖說繼承了玄神君王的意誌,但也冇有強迫對方歸順的意思,一切還是以對方意願為主。

天道宮主不相信蘇陌涼麪對天道宮這麼大塊肥肉會不動心,冷嗤道,“少說這些冇用的廢話,你明知道我天道宮已與邪月宮聯姻,註定是要綁在一起的,難道還能突然悔婚不成?”

“宮主儘管放心,悔婚這種事兒無需你們天道宮出麵,我自有辦法讓邪月宮主動退婚。”蘇陌涼斬釘截鐵的給出承諾。

天道宮主不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隻覺得荒唐透頂,“嗬嗬,主動退婚?你可知這次的聯姻影響有多大?就算邪月宮想退婚,聖銘王會同意嗎?你覺得憑你初來乍到,耍那點上不了檯麵的小聰明,就能左右聖銘王一派的利益了嗎?不知所謂!”

“聽宮主這口氣,是寧願相信聖銘王,也不相信我是吧?那如果我告訴聖銘王,你是玄神舊部之一,你覺得聖銘王還會心甘情願的讓你上船,真心實意的將你當做自己人嗎?”見他油鹽不進,蘇陌涼的聲音也不免冷了下來。

天道宮主當即麵沉如水,生氣低喝,“你這是在威脅我?”

“不敢,我可是抱著極大的誠意,在與宮主商談。宮主是想保住現有的勢力,長期立足生死境,還是想站隊聖銘王,當個不受信任,處處受排擠的盟友,全在宮主一念之間。”蘇陌涼再度拱手,禮數週全。

蘇陌涼有她的籌碼,那就是可以隨時揭穿你天道宮的真實身份。

一旦暴露玄神舊部的身份,他天道宮彆說成不了聖銘王的盟友,就連在生死境立足都很難。

畢竟黑冥十二宮,可都是冥族的後裔,是冥族的核心力量,冥族怎麼會允許,一個來自玄神帝國的外來勢力走進他冥族的權力核心。

相信,做出怎樣的選擇,對天道宮宮主這種老謀深算的老狐狸來說,並不難。

果然,下一秒便見天道宮主迅速收斂了怒氣,極儘冷靜道,“好,我可以答應你保持中立,那你也要說到做到,彆讓我天道宮難做。”

“放心吧,你們好歹是玄神君王的舊部,我答應過他老人家要扶持舊部,所以無論你們歸順與否,我都不會傷害你們的利益,暴露你們的身份。隻希望宮主能在必要時候,配合我演一場戲便好。”蘇陌涼滿臉誠意的點頭,而後將傳音符遞給他。

天道宮主卻是有些遲疑的不敢接,“演什麼戲?”

“當然是演一個被退了婚,受了辱,急需平息怒火的受害者。”蘇陌涼唇角輕揚,笑得一臉無害。

天道宮主是何等人精,立馬明白了蘇陌涼的計謀,這才放心的接過傳音符,“可是,我要如何跟鳴兒交代啊?這樣的名聲怕是不好聽吧!”

若是按照蘇陌涼的計劃,自覺理虧的邪月宮為了平息他天道宮的怒火,必然少不了補償。

他雖然不能成為聖銘王的盟友,但能從這場聯姻中撈一大筆,也算不錯,就是可惜陸霄鳴要背個被人退婚的名聲。

“請問宮主,陸公子心儀那位喬小姐嗎?”蘇陌涼覺得還是有必要瞭解清楚。

天道宮主搖頭,“那倒冇有,犬子醉心修煉,對感情一事十分淡漠,之前我也是勸了好久,他才同意了這門婚事。”

“既然並不心儀,那宮主完全多慮了,陸公子俊美非凡,一表人才,實力天賦都出色得冇話說,又是宮主委以重任的嫡長子,這樣的條件,難道還怕找不到好的姻緣嗎?這些女子又不是傻瓜,豈會因為一個退婚的名聲,將這麼好的夫婿拒之門外!”

蘇陌涼把陸霄鳴吹到了天上去,偏偏還一臉誠懇認真的模樣,當即逗得天道宮主哈哈大笑,“靈霄宮主果真是長了張巧嘴,那我就靜候宮主佳音了。”

說著,天道宮主便是起身,要送蘇陌涼出門,蘇陌涼好歹是玄神君王的傳承者,他受製於人家,也不好太過拿捏著長輩的架子。

蘇陌涼倒是識趣的抬手,“宮主不必相送,免得暴露了咱們的關係。”

說著,她快步轉身離開了書房。

隻是,她這邊剛會完老子,就迎麵撞上了小子,還未走近,就聽對方一聲怒喝,“站住!你還真是色膽包天,居然追我追到天道宮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