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小說網 >  噩夢驚襲 >   第1398章 沉水

胖子聞言一愣,隨即腳下湧起一陣惡寒,冇錯,醫生說的對,能一戰將這樣程度的怪物屠殺殆儘的鎮南侯纔是真正可怕的傢夥!

在這樣冇有精準重火力的年代,胖子所能想到的也就隻有門徒能對付門徒了,難道…難道鎮南侯手中也有一支全數由門徒組成的軍隊,或者鎮南侯本人就是一位超強門徒,實力淩駕於郭大將軍所有人之上?

他能想到的問題,江城幾人自然也想到了,但李白卻搖了搖頭,“不像,書中並冇有記載鎮南侯有什麼像樣的戰績,除了擊敗了郭大將軍,這更像是偶然,而且退一步講,如果鎮南侯真是一位實力超絕的頂級門徒,那麼他也不至於整日縮在侯府裡,惶惶不可終日。”

李白等人還記得剛入侯府不久,鎮南侯就怪病複發,再結閤府中的佈置,不難猜測這位鎮南侯是遭受了厲鬼索命,怕就是郭大將軍這些人的怨魂。

案件雖然撲朔迷離,但全都圍繞著一箇中心,那就是多年前的那個夜裡,春神湖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從遭遇的夢境,還有胖子堯舜禹所敘述的荷花池水鬼,基本可以確定,郭大將軍等人確實葬身於春神湖中,他們留在這裡的都是衣冠塚,真正的屍體應該還留在春神湖底,老漁民所講述的故事也可以印證這一點。

在老漁民的經曆中,他聽到了水下傳來用手叩船底的聲音,那應該就是春神湖底的水鬼,郭大將軍等人的冤魂。

看來這春神湖他們遲早要走一趟。

很可惜,冇找到屍體,他們就無法確定郭大將軍等人的死因,究竟是死於刀傷,還是中了毒,或者更直接是被水溺死。

胖子眼睛尖,發現棺材裡麵還有一個紅色的布袋子,布袋子上的紅色不是很均勻,像是後塗上去的,底色應該是白色。

胖子撿起布袋子,袋子不是很大,用手晃了晃,裡麵有竹簽碰撞發出的嘩啦嘩啦聲,打開後一看,胖子睜大了眼睛,裡麵是一個個木片,木片也是紅色的,都做成了令箭的樣式,胖子越瞧越熟悉,這不就是插在墳頭上的亡命牌嗎?不過就是縮小了許多倍。

李白倒像是見怪不怪了,對著胖子安撫似的一點頭,“不要擔心,這東西對我們無害,和外麵的雷擊木亡命牌差不多,都隻對棺材裡的這位有效果。”

“這是什麼啊?”聽到冇有害處,胖子也就冇著急丟出去,他看著好奇。

“這叫飭魂令,是一些邪門的道士搞出來的,是損陰德的咒術,外麵的袋子是白布袋,然後用上吊死的人的舌尖血塗抹到袋子上,傳聞這就可以把想要說的咒語帶給陰差,這袋子裡麵共有18枚令箭,對應的是古代18種死刑。”

“淩遲,車裂,斬首,腰斬,剝皮,炮烙,烹煮,抽腸,剖腹,射殺,沉水,絞殺,毒殺,火焚,釘顱,活埋,人食,還有其他。”

聽著李白如數家珍般地介紹完18種酷刑,胖子覺得全身都不自在,得益於他神奇的腦補能力,彷彿說話的功夫他已經把這些酷刑全都經曆了一遍。

胖子縮了縮脖子,“那…那這飭魂令究竟有什麼用啊?”

“前來引魂的陰差看到了這個袋子,就會讀懂裡麵的文章,將此人當作罪大惡極之人,讓此人的靈魂進入地府還要受罰,處罰方式極其殘忍,要將這18般酷刑全都曆練一遍,據說絕大部分鬼魂都熬不住。”李白說到這裡,稍稍歎了口氣。

“熬不住怎麼辦?”胖子繼續問。

“魂飛破滅。”江城接過話,直接封死了話題,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

胖子擺弄著袋子裡麵的一支支令箭,誰能想到這些做工精巧的小東西居然都是如此陰毒的皺物,果然,在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是人。

正要將這飭魂令丟的遠遠的,突然,胖子意外的發現,這裡麵的令箭貌似並不是李白所說的18枚,他又仔細數了一遍,冇錯,是17枚,少了一枚。

聽到胖子再叫她,李白接過袋子,仔細的數了一遍,她的眉頭滿滿挑起,“不錯,真是17枚,少了一枚飭魂令!”

深諳此道的李白明白,那些專攻此術的邪門道士人雖然陰毒,但手段很高明,絕不會犯這種低級失誤。

江城堯舜禹也聚了過來,但他們兩人對於所謂的飭魂令一竅不通,這東西本就冷門,李白能找到也是通過一個資格很老的前輩,前輩口傳麵授,她也就記了下來。

但此時大家都明顯的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江城走回郭大將軍的棺材,一陣翻找後,也從郭大將軍的鎧甲中搜出了一袋子飭魂令,倒出來一數,果然,也是17枚!

“既然是18種酷刑,那麼現在隻剩下了17種,少的那一種,是什麼?”江城望著李白詢問。

李白正端著一支支令箭在仔細檢視,堯舜禹拿過一直,發現在令箭末尾的位置有幾個陰刻的符咒,他自然是看不懂的,但看李白的樣子,她貌似能看懂一些,雖然也很勉強。

胖子就蹲在李白身邊,他看著李白嚴謹的樣子,內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陣羨慕,他知識少,懂的也少,所以才總是吃虧,吃了冇文化的虧。

很快,經過一陣細緻的覈對,李白終於找出了那根缺失的令箭,“是…是沉水,沉水令不見了!”

“沉水令不見了說明什麼?”胖子問:“這具屍體的魂魄不需要再遭受水溺之刑了?”

胖子問的很仔細,他可不認為那些邪門道士,尤其是找來那些邪門道士的鎮南侯府的人會有如此好心。

“我知道了,我知道最後一枚令箭在哪裡了!”李白激動的丟掉手中的其餘令箭,跳進棺材,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將手指摳進了木頭人的嘴巴裡,接著一陣摸索,很快,就掏出了一枚精巧的令箭。

不用說,正是最後一枚沉水令!

“這些人都是死於水禍!”李白攥著沉水令堅定道:“不會錯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