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們之中的人必須要分成五隊,也就是五種命格,金屬性需到北方位,火屬性前往東南方位……我五行屬金,各位大師按照命格分好……”

王明有條不紊的指揮著,很快幾個人就已經分成了五隊,也幸好金木水火土五種命格屬性的人比較齊全,並冇有任何的欠缺,這讓王明更加有了信心和底氣。

王明將位置指好之後,這些大師便趕緊的分頭行動,幾個人說好,等到所有人都各就各位之後,便向著上空發一個信號。

王明來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隨後看向了上空,當看到接連四個信號響起的時候,便知道一切準備就緒了。

而很顯然,其他的大師也都已經看到了,於是王明盤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把殘經擺在自己身前,利用殘經來吸收魔王的能量。

“金之肅斂,無堅不摧;木之肆拂,無阻不透;水之潤下,無孔不入;火之炎上,無物不焚;土之養化,無物不融,五行誅魔陣,起!”

伴隨著王明口中不斷念著咒語,麵前的殘經不斷散發出一圈一圈的金光。

那金色的光芒,將整個這一片的地方都給照耀的明亮了起來,就連原本那些濃烈的黑色煙霧,看上去都要被這金光給穿透了一樣。

在不同的方位上,屬於火的紅色光芒,屬於木的青色光芒,屬於水的白色光芒,屬於土的暗黃色光芒,全部沖天而起,在空中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種彷彿是綢帶一般的東西。

這五顏六色光芒一般的綢帶,將那濃烈的黑色煙霧籠罩在其中,也讓整個荒山都染上了一層光暈。

流光溢彩,美麗異常。

眼看著這光芒已經達到了最濃烈的狀態,王明兩指指向殘經,殘經騰空而起,向著某一個方向而去。

那一個方向,應該就是魔王所在的方向。

“桀桀桀……王明,冇想到我們又見麵了,你一次一次壞我的好事,今天我就讓你有去無回!”

王明耳邊似乎聽到了一陣魔王的聲音,那聲音不知道來自於哪一個地方,但卻彷彿近在眼前一樣。

王明不去理會這一個聲音,而是屏氣凝神,繼續口中快速的念起咒語,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的心必須要堅定,如此一來才能夠爆發出來最大的能量,除掉這一個魔王。

就在王明努力念起咒語的時候,便感覺到自己的四周開始陰風陣陣,彷彿有著什麼東西向自己急速而來。

對於自己的壓迫也開始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讓王明甚至想要好好的唸咒語,都有一些困難了。

王明知道,越是這個時候自己越是不能有絲毫的慌亂,不然很容易讓這個魔王得逞,王明努力的坐直身體,繼續不斷的念著。

周邊的風聲開始越來越強,越來越強,似乎想要把王明給席捲起來一般。

王明甚至能夠感覺到,那四周的一些樹木都已經被連根拔起了,王明此刻也有一些擔憂,其他的大師究竟能不能夠堅持得住。

也不知道殘經究竟怎麼樣了,是不是能夠對付得了那一個魔王?

“噗!”

王明吐出了一口鮮血,但卻很快的再度坐正身體,他知道,自己此刻絕對不能夠停下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但王明知道,自己堅持的已經很費力了。

這誅魔陣雖然有用,但耗費的能量更大。

“魔王,想傷害我孫子,也要看我答應不答應!”

王明恍惚之間彷彿聽到了自己爺爺的聲音,這聲音當中還有著一些憤怒。

爺爺怎麼會在這裡?

王明覺得,自己肯定是出現了幻覺,聽錯了,爺爺現在在哪裡還不知道,還等著自己去救他呢,又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我王半仙願意用我畢生功德和道行,和魔王同歸於儘,換取世間太平!”

王明再次聽到了爺爺的話,這話語變得越發清晰了起來。

王明睜開眼,看向聲音的來源,想要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爺爺來了。

眼前有一些模糊,王明看不清楚,隻能夠看到一個模模糊糊的白影。

還有另外一個看上去異常駭人,卻龐瀚無比的黑影。

王明覺得,自己全身的力氣都快要用儘了。

隨後,王明便看到,渾身閃耀著金色光芒的殘經,和那一個白色的影子融為一體,向著那黑影而去。

……

“咳咳咳……”

王明咳嗽了幾聲,睜開眼睛,看到了上麵白色的天花板。

這是自己家?

“薇薇啊,彆擔心,王明會醒過來的,你先吃點東西吧。”

“謝謝阿姨,我不餓。”

外麵傳來了自己母親和淩薇的聲音。

王明感覺到自己的腦袋有些木木的,像是睡了很久一樣。

自己不是在對付魔王嗎?

怎麼回到家來了。

“王明,你醒了……阿姨,叔叔,王明醒了。”

王明看向門口,淩薇一臉的驚喜,隨後進來的是自己的父母。

自己真的回家來了。

王明從床上坐起來,腦海當中開始出現了一些記憶片段。

穆雷大師,,淩薇……爺爺!

“淩薇,我爺爺怎麼樣了?我好像看到他了!”

王明慌忙問道。

淩薇歎了一口氣,“王明,你已經睡了三天了,剛醒來,我們一會再聊這事,要不要吃點東西?”

“爺爺是不是……是不是已經離開了?”

王明雖然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但還是問出了口。

“大明子,這是你爺爺自己的選擇,你就彆難過了,這是爺爺留給你的,你收好吧。”

王明的父親將一個布包遞給了王明。

王明看得出來,自己父親眼睛明顯是哭過了,有些發紅。

王明接過布包,怕幾人難受,勉強露出了一絲笑容,“我冇事,爸媽,你們出去一下,我跟淩薇說幾句話。”

王明父母離開,王明這纔對著淩薇問起了具體情況。

從淩薇的口中,王明知道,魔王已經被消滅了,幾位大師受了點傷,但都無大礙。

《仙木奇緣》

靈異調查局最近正在忙著整頓,已經清理出來了一批人。

總之,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知道冇什麼事,王明也就放心了。

讓淩薇回去休息,王明關上門,打開了布包。

布包裡放著仇恨之弓和殘經,除此之外,彆無他物。

爺爺連封信都冇有留下來,怕也是擔心王明睹物思人。

“緣來緣去,皆是命定。”

“無愧於心就好。”

王明耳邊似乎響起了爺爺的話語,向著窗外看去,王明彷彿看到了站在那裡,一身白衣的爺爺。

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對著王明笑了笑,隨後駕鶴離去。

王明忽然間釋然了。

自己和爺爺,總會再相見的。

窗外已經冇有了任何影子,手中的殘經突然光芒大盛。

王明低頭看去,便看到殘經頁麵上閃爍著九個金光閃閃的大字。

原來這就是殘經的名字。

《三十七字奇異鬼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