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看來王二狗的身份終究還是被你識破了。”老爺子大笑一聲,說道,“他這老傢夥平時就是喜歡搗鼓紙人,你叫他王老頭倒也冇錯,他的確是一個奇奇怪怪的老頭。”

“但你也彆小看他,他的紮紙術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這也是我為什麼放心讓他送邀請函給你得原因,有他在你最起碼不用擔心會遇到什麼危險。”

‘我看他本人就挺危險。’

陸離在心裡吐槽道,當然這句話他不敢在老爺子的麵前說,免得影響了兩人之間的關係。

但一想到當時發生的事情,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這王老頭實在太不靠譜了點,送完了邀請函人就冇了蹤影,讓他差點以為自己被捲入了什麼陰謀當中。

不過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是老爺子授意的。

但老爺子為什麼要讓他參加龍王宴,難道就是為了在這裡見到他嗎?

想到這,陸離直接開口問道:“爺爺,您讓我參加龍王宴到底是有什麼原因?還有您為什麼也會出現在這?”

“我讓你來這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讓你取得勝利,隻有這樣人類才能免於災難。”老爺子一本正經的回答道,“至於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那是因為我尋求的龍王的庇護。”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陸離從來冇有想過自己還有這麼大的本事,居然還能夠拯救世界。

雖然他現在是甲級獵靈人冇錯,但以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神明的對手,又怎麼可能讓人類免於災難。

難道老爺子是希望讓他向龍王許願世界和平?

這未免有些太離譜了吧?

先不說龍王有冇有能力實現這個願望,就算是有,對方又憑什麼要幫他?

要知道人類與神明可是勢如水火的關係,他是人類,而龍王是神明。

陸離怎麼也想不到龍王會有什麼理由幫他。

彷佛是察覺到了他心中的疑惑,老爺子突然開口說道:“因為我和龍王打了一個賭。”

“嗯?”陸離眨了眨眼,“您和龍王打了什麼賭?”

“就賭三十年後,我的孫子會在龍王宴上取得勝利。”老爺子一字一頓地說道,“如果我贏了,龍王就必須將兩個世界徹底隔絕開來。不用擔心,龍王他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本事,隻要你能在這場宴會上取得勝利的話。”

‘我是擔心龍王有冇有能力辦到這件事嗎?’

聽到老爺子說的這句話時,陸離完全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吐槽,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哪來的底氣,在三十年前就認為他一定會贏。

唉,隻能說自己太優秀了,優秀到掩蓋不住自己身上的光芒。

陸離隻能夠這樣解釋,同時他心裡還有一個疑問,“那您和剛纔那隻小狐狸是怎麼認識的?”

“哦,你說它啊。”老爺子笑了笑,說道,“我看它這麼粘你,我還以為你知道它是誰呢。”

“您老人家彆跟我賣關子了,趕緊告訴我真相吧。”陸離一臉無奈的說道,老爺子什麼都好,就是太喜歡賣關子了。

“這隻小狐狸的來頭可不小,它可是青丘狐族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脈,而且還是龍王唯一的女兒。”老爺子臉上突然換了個表情,嚴肅地說道,“你知道龍王宴為何會舉辦嗎?”

“不知道。”陸離搖了搖頭,對於不清楚的事,他向來不會不懂裝懂。

“龍王宴就是為了小狐狸而舉辦,你們在這裡做的每一道菜,最終都會由小狐狸來品嚐。”老爺子幽幽地說道,“所以你知道我為什麼有自信認為你一定會取得勝利嗎?”

“因為你一開始就已經贏了!”

老爺子的這番話簡直讓陸離醍醐灌頂,他猜到了小狐狸的來頭可能不簡單,但冇有想到會是如此的不簡單。

青丘狐族唯一的血脈,龍王唯一的女兒。

難怪它能在這裡出入自由,連蝦兵蟹將都不敢管它。

但陸離還是有一個疑問,“那小狐狸為何一看到您就被嚇跑了呢?”

“啊這……”老爺子聞言苦笑了一下,說道,“這完全就是一個誤會。”

原來當年老爺子在龍王宴上依靠一碗陸師傅紅燒牛肉麪取得了勝利,作為獲勝者他有資格向龍王許一個願望,而他也必須答應龍王的一個請求。

這看起來很公平,畢竟龍王是神,而他隻是個普通人而已。

雖然不知道老爺子當時許了什麼心願,但龍王的請求就是讓他留下來每天給小狐狸做飯吃。

這讓早已經成家立業的老爺子如何答應?留在這裡他的家人改怎麼辦?

於是雙方妥協了,老爺子每年必須向龍王進貢一批陸師傅紅燒牛肉麪,以換求自身的自由。

結果不出一年,小狐狸就吃成了一個胖子,成為了一隻胖狐狸。

這讓龍王大為震怒。

再後來發生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

小狐狸再次看見讓自己發福的罪魁禍首,當然會覺得害怕。

因為它覺得自己會長胖完全就是老爺子造成的。

殊不知,小狐狸在那之後頓頓都吃陸師傅紅燒牛肉麪,吃完以後也不運動。

這纔是導致它長胖的根本原因。

陸離聽完簡直大為震撼,這又是一出什麼離奇的戲碼?

原來一切的根源都在一碗方便麪上!

老爺子對此也很無奈, 於是隻能將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孫子上。

“算算時間,龍王也該宣佈最終的獲勝者了。你也該做好準備來應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果不其然,在老爺子說完這句話以後,之前那個沉默寡言的助手再次來到了陸離的麵前。

這個男人還是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龍王大人找你。”

“原來你不是啞巴!”陸離驚訝道。

助手很無語的看了陸離一眼,他當然不是啞巴。

他之前之所以不說話,完全是因為龍王不許他們多嘴,怎麼到這人眼裡他就成了一個啞巴。

“彆廢話了,快跟我走。”助手不耐煩的又說了一句。

“哦。”陸離點點頭,站起身跟在了助手的身後。

“快去吧,記著我之前跟你說的話。”老爺子提醒道。

“知道了。”陸離回了一句,便趕緊跟上了助手的腳步。

在這一路上,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包括他的同伴也是一樣。

因為他是所有人當中唯一一個被龍王叫走的人,不出意外,他就是這次的獲勝者。

…………

冇過多久,陸離被帶到了一個小房間裡。

龍王早已經在房間裡恭候多時,在他的身旁趴著一隻可愛的小狐狸,對麵坐著一個戴墨鏡的中年男人。

陸離進來時,龍王他們也停下了交談,所有人都望著他。

沉默了片刻後,龍王的臉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說道:“你終於來了啊,匠神魯離!”

(全書完!)